修正不等同放棄司法權沒被剝奪

哥巴斯里南指出,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是我國憲法框架下不可侵犯的重要支柱,且是司法權力的依據,也是憲法架構的基礎。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全國 -

吉隆坡22日訊│前聯邦法院法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認為,雖然在1988年的司法危機中,國會修改了聯邦憲法第121條文並刪除了「司法權」的字眼,人們不能因此就斷定,司法機構的司法權已被剝奪。

哥巴斯里南指出,任何人都應該以全面的方式詮釋法令,而非取其字面上的意義。

他形容:「就好比口香糖的包裝,上面的成分有糖、柔軟劑、糖精等,你不會看見『口香糖』這個詞被刪除,就認為它不是口香糖了嗎?」

他是在週五出席大馬律師公會主辦,主題為「司法獨立與三權分立:士毛月再也私人有限公司訴訟案帶來一絲曙光?」的論壇時,這樣指出。

他引述士毛月再也起訴烏魯冷岳縣土地局的案件判詞指出,法庭的司法權力附屬于司法機構中,而非其他機構。

他表示,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是我國憲法框架下不可侵犯 的重要支柱,且是司法權力的依據,也是憲法架構的基礎。

另一方面,人權律師瑪烈英迪亞斯指出,隨著時代的變遷,法令將隨著各種變化而修正,但「修正」不等同于「放棄」、「代替」或「破壞」一個法令的中心思想或精神。

法官決定非常重要

「當我們在1957年制定法律的時候,它代表著當時的法治系統。我們了解,為了滿足新的需求,法令的修改必會在未來發生。」

「法令本身的修正並不是一個荒謬的想法(outrageous idea),但當你用政治的角度進行修正時,它就會變得荒謬,如通過立法手段達到想要的結果等。」

他也舉例,若我國執政黨決定在明日落實奴隸制度,只需要在下議院獲得大多數票便能推行,從立法的角度而言的確沒 有問題,但實際上這顯得荒謬無比。

「這樣的做法肯定會引起很大的反彈,因為它有違法令的中心思想,也就是免于奴役的自由至關重要。」

他也指出,大馬司法界出現法官書寫判詞時,沒有堅守一致性,甚至沒有全面參考所有的案件的問題。

「你會看見一些最高法院的法官,只參考部分的案例,而不是全部。」

他說,最高法院的法官所做的決定非常重要,因為他們的判決代表了現今社會大多數人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律師需要上訴。

「有時候,法官的判詞過于局限在某個案件,以致判決不適用于其他案件。」

其他出席者包括律師瑪烈英迪亞斯、律師公會青年律師委員會主席雪莉、憲法法律委員會主席蘇仁德拉安南以及律師公會成員林偉傑等。(124)

前聯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右)在「司法獨立與三權分立」論壇,提供見解。左起瑪烈英迪亞斯、林偉傑及沙林法魯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