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圖製造馬來人與華人對決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陳錦松

希望聯盟的團隊架構在千呼萬喚聲中出爐了。作為一個在政壇最資深的92高齡政壇人物前首相馬哈迪,他不可能不扮演「要角」。

政治是一場博弈,反對黨不在「主場」,為了勝選,不得不按牌理出牌。前副首相安華無異議仍然是反對陣營屬意的首相人選,一旦希望聯盟執政,黨將會為「營救」安華,尋求國家元首特赦。

在反對黨的陣營裡,其中三位是前巫統的巨頭,包括馬哈迪、安華、慕尤丁都曾身居要職,在巫統時官拜首相或副首相,他們對政府體制的運作瞭如指掌,撼動國陣,籠絡馬來人,他們是一時之選。

以馬哈迪的資歷,其成立的土著團結黨雖然黨齡不及一年,但卻在希聯被委以重任,擔任會長,成為重要的領導人之一,並不令人意外。

實現兩線製契機

執政黨為了達到打擊希聯的目的,必然要醜化馬哈迪,特別是指其任內的金融醜聞,使國家蒙受巨額虧損。但安華表態,他將給予負責調查90年代國家銀行炒匯虧損案的皇家委員會全面合作,但提醒不要有人利用此事來攻擊政敵,尤其攻擊馬哈迪。

對華人社會而言,在情感上難以「原諒」馬哈迪1987年在茅草行動時以內安法令逮捕政治人物、民權分子及華教鬥士等,同時還關閉英文報《星報》、中文報《星洲日報》及馬來文報《祖國日報》三家媒體,對新聞自由造成巨大傷害。

但最具議論的,當然是馬哈迪在1998年把當時的副首相安華打入牢房。讓威脅自己權位的安華失去自由,原就是馬哈迪打的如意算盤。或許是歷史的偶然,這給馬來西亞開了令人玩味的政治「笑話」,當年的「仇敵」今天卻成為合作共存的政治「伙伴」。沒有馬哈迪的「趕盡殺 絕」,或許也就沒有政治改革的「烈火莫熄」。就如納吉是馬哈迪欽點的接班人,如果不是一馬公司的「腐敗」與「濫權」問題不斷延燒,馬哈迪又怎麼會「有理由」要推翻他當年屬意的納吉?

政治講的是實力,也必須面對現實,今天的三位前首相與副首相能走在一起來對抗巫統這個盤踞多年的執政黨,也算是開創馬來西亞政治史的先河,更是實現政治兩線制的絕佳契機。

在馬來西亞,隨著馬來人人口不斷增長達到佔全國的近68%,其在選舉上的人口優勢已經形成,加上執政黨凸顯分化的族群意識,這個國家要走向跨族群,在政治上是艱難的,也充滿不確定性。

走不出敦馬陰影

為了有效攻破希聯,執政黨唯有製造混淆,讓馬來選民認定華人主導希聯,以製造這是馬來人與華人政治勢力的對決。首相納吉會提出希聯領導層3大要職(實權領袖、會長及主席)由馬來領袖擔任,沒有行動黨人選,只是政治遊戲,目的就是要反證行動黨擁有絕對權力,要馬來人「警惕」。巫統婦女組主席莎麗扎也指,這是「哄騙政治」,是行動黨的陰謀,行動黨才是希聯的真正主導者。

當執政黨成功形塑行動黨主導希聯的假象,再把林吉祥推為「操盤手」,就能製造希聯代表華人,巫統是代表馬來人,以達到種族分化與對立的目的。馬來人越恐懼華人主導這個國家,執政黨方能把馬來人的力量凝聚,以打垮希聯。

華人群體是矛盾的,他們的恐懼不是種族性的,但他們走不出馬哈迪留下的政治與道德的陰影,甚至認為反對黨與馬哈迪的結合是政治道德破產。

馬來人海嘯是否已經形成,執政黨與反對黨都存在不同的解讀。政治最終必然要回到人民的真正感受,普羅百姓關注的 是生活品質、國民所得、以及幸福指數。政府的派錢只是讓人民感受「短暫」的快感。

上兩屆308及505大選,華人掀起的海嘯,改變了大馬的政治版圖。華人過去對馬華的支持,給國陣取得豐碩的戰果。但國陣掌控國會2/3議席時,華人社會何曾受益?華教的問題一籮筐,面對節節敗退的窘境,不是政府的偏差造成的嗎?

華巫選票同等重要

經過兩屆反對勢力的崛起,特別是反對黨的大選總得票數超過執政黨約3%,也就預示了兩線制的雛形已然成型。但改朝換代的激情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人眼看改變無望,有人對反對黨失望,但擺在眼前的國家格局,我們是默認、逃避、流放,還是變得無動于衷?

隨著民聯的分裂,預計伊黨將在大選單獨出戰,三角戰的局面如果馬來人的選票出現分散,華人的選票將可能繼續形成「造王者」。

來屆大選改變的力量是來自馬來人還是華人的選票?如果政治的改變已經形成,馬來人的醒覺,同樣不能獨缺華人。

歷史一再證明,政黨權力沒有更替,這個國家就很難起著大的變革與翻轉。政黨輪替是政治廉潔與互相制衡的「必要手段」,這個淺顯的道理,還有人對此不解其意。「改朝換代」之難、之艱巨就可想而知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