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的隱憂和風險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dd Column -

面對希望聯盟會長馬哈迪及其4成員黨窮追猛打,國陣總舵主首相納吉依然精神抖擻,勇態十足。縱然馬哈迪對巫統組織架構瞭如指掌,甚至頻頻發動攻勢,身經百戰的納吉始終沒有退縮半步,反而抱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強大信念,準備對希聯大軍來一個迎頭痛擊,要對方落荒而逃!

一名自七十年代即跟隨前巫青團長蘇海米參與巫青活動,至巫統註冊被吊銷,后期又加入新巫統的元老披露,很多人不瞭解巫統的政治文化,以為馬哈迪及慕尤丁離開巫統與反對黨結盟后,就可以擊敗巫統並推翻國陣政府,這些都是膚淺的看法。

效忠黨非個人

針對巫統政治文化,這名元老指出,巫統自建黨以來經過多次派系鬥爭,巫統的鬥爭目標都沒有改變。其中,包括五十年代建黨初期,創黨人翁惹化欲將純馬來人政黨的巫統,開放給其他種族成為一個多元種族政黨,但是此開放概念不為保守的馬來社會與黨員接受。翁惹化顏面盡失憤然退黨另組獨立黨再組馬來亞國家黨,然而在1959年的大選中,國家黨僅獲得一席。

其次,巫統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一場黨爭中,東姑拉沙里在黨選中輸給時任黨魁的馬哈迪,較后成立46精神黨,卻得不到馬來社會認同與馬來人支持,最后解散46精神黨加入新巫統。

是什麼因素導致巫統屹立不倒?308大選,巫統慘敗但是仍可掌控國陣而執政。505大選,馬華民政國大黨人聯四黨輸到焦頭爛額,可是巫統逆流而上,議席不失反增。這名元老指出,原因是大多 數巫統黨員效忠黨而不是個人。因此,任何人一旦脫離巫統核心組織,想要採取報復行動打擊巫統,摧毀巫統都會以失敗收場,忠黨是延續巫統笑傲江湖的主因。巫統300萬黨員大多數忠黨愛黨,只要納吉還是巫統全國主席,來屆大選納吉還可坐鎮布城。

馬哈迪捲土重來,壯大了希聯政治力量,這是事實而不容否認。馬哈迪若要擊倒納吉,他個人必須參選,只有中選並組成內閣,才有權力掌管國家及領導希聯團隊。問題是老人家到那一個國會議席上陣?重回吉打州老巢古邦巴素角逐?老人家有把握取勝嗎?

不要忘記,在伯拉出任巫統黨主席時,馬哈迪曾在黨選中角逐中央代表黨職,即使競爭一個中央代表職位,馬哈迪也名落孫山。就算馬哈迪角逐浮羅交怡國會議席,老人家也很難獲得巫統黨員支持。

擔憂經濟問題

納吉有恃無恐,不怕希聯利用一馬公司債務課題,和聯邦土地發展局醜聞攻擊巫統及他本人,因為背后有強大的黨組織與300萬忠黨黨員給予大力支持。消息也披露,即使土著團結黨主席慕尤丁現時把守著的巴莪國會議席,也是傳統的巫統強區,要是慕尤丁以希聯旗幟出戰,慕尤丁想要蟬聯也不是易事。反之巫統有望從慕尤丁手上奪回巴莪國席。

巫統消息表示,巫統當權派不怕希聯圍攻,當權派仍有信心巫統可續保現時所擁有的州政權,惟希聯也會保住檳城及雪州的政權。

那麼,難道巫統不會有隱憂嗎?不會失敗嗎?巫統真的是紋風不動?不!巫 統一樣也有強勢和弱勢。巫統也擔心會出現馬來人海嘯。

巫統的隱憂和風險,就是經濟的好壞,尤其是原產品如橡膠及油棕價格起落與接近100萬名的巫統黨員及家庭生計息息相關。

據悉,約有100萬名巫統黨員及家庭人士是橡膠小園主、油棕園小園主或相關行業業者等,一旦這些原產品價格暴跌引起連鎖反應,而價格長時期依然萎靡不振,嚴重打擊到這些黨員家庭生計,加上市道不景基層生活未獲改善,受生活打擊的基層黨員就會轉而支持反對黨,巫統政權就出現危機、搖搖欲墜。

納吉不會退縮

正因如此,馬哈迪等人一直以一馬公司在國外引起的負債及洗黑錢醜聞,及國內最近掀起的聯邦土地發展局在海外投資的虧損做為競選課題,到墾殖區向墾殖民講解國家經濟問題,以挑起各地墾殖民對納吉失望與不滿,最后改變心態支持希聯,這就是巫統所擔心的馬來海嘯。

納吉及他的幕僚,當然知道馬哈迪的策略和戰略,雖然納吉不懼怕老人家,但是不會掉以輕心。從年前開始,納吉的幕僚已夙夜匪懈,採取各種措施穩定原產品價格。國陣政府更通過各種政府資源提升墾殖民及馬來小園主的經濟收入,並以行動證明政府照顧和提升鄉區馬來人尤其是墾殖民的生活福利,以防止馬哈迪等人有機可乘,攻破巫統最后的防守線。

大選快到了,雖然馬哈迪4路大軍來勢洶洶,納吉沒有被嚇倒,也不會退縮。今天,國人看到的是,納吉僕僕風塵南下北上,率領國陣大軍勇往直前,與政敵決一勝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