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AI時代的創意思考

人工智慧無法學習只有人類才能識別的真善美。藝術創作是獨特的,靠「大數據」建模的只是人類在消費市場的品味分析,靠AI是無法創作出能觸動人類靈魂的藝術作品。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丘光耀歷史學博士無黨籍「超人」箴言耀傳

我天生左撇子,讀幼兒園時學寫字,很是痛苦,老師用木尺,硬要「糾正」我,幸好我爸爸挺身而出,據理力爭,老師妥協,我才得解放。我也有點藝術細胞,美工圖畫,佳作貼堂是家常便飯,小學繪畫比賽也經常得獎。課本空白的地方都填滿公仔和亂七八糟的圖案。到了中學,我數學不好,但語文科很強。

我爸爸和莊迪君是老友,初三那年因紀律問題(嚴重逃學),而被迫從巴生中華獨中轉校到吉隆坡尊孔獨中。出身馬大數學系博士的莊校長,拍胸膛向我父親保證,「放學后,我每天在校長室為你兒子補習代數一小時,程度一定追得上」。一個星期后,校長投降,說我右腦發達,左腦遲鈍,代數是講形式邏輯,左撇子很難學好。我心中暗喜,終于可以「奉旨」不必每天放學見校長。

左右腦分工

自此我開始通過閱讀,初步理解到人類腦袋的基本分工,原來左撇子是靠右腦思考,右撇子是以左腦思考。根據多倫多學派的解釋,右腦主直觀、感性、藝術、圖像、聯想和創造力,左腦主理性、邏輯、數學、推理和判斷力。簡言之,左腦是「知性腦」,右腦是「藝術腦」。

我終于找到了合理化我數學差的科學根據,尤其獨中的數學程度更深,不能怪我「笨小孩」。當然,我爸爸也發現,我的腦袋並非天馬行空,我對時事課題和他的「禁書」很有興趣,寫起議論文來頭頭是道。我還對爸爸說,「我形式邏輯學不好,但毛主席的辯證法我能讀通。」

我中學不敢選理科,從大學到研究所,當然更不可能報讀自然科學。我是學歷史的,歷史學屬人文/社會科學,在方法論上,「新史學」亦強調跨學科研究,即要懂得攝取其他學科研究的方法和成果,來解釋自己專攻的範疇和課題。在讀博士期間,我發現,原來左撇子的右腦,能觸類旁通,舉一反三,融會貫通,研究上也佔有一定的優勢。

7月29日,我應新山Adego Academy設計學院的邀請,給學生們做一場有關「創意思維」的演講,據此簡單回顧我「認識自己」和「認識世界」的歷程,給大家分享未來的設計人,如何在人工智慧(簡稱 AI)的新世代,發揮所長,活出自信及自由的創作人生。我就簡單地講三個問題:

1、人工智慧是一個懂得「深度思考」( Deep Learning)的機器人腦袋,它能以強大的計算能力,對所云集到的「大數據」,進行快速的學習演算,以找出隱藏在海量數據中的規律(建模能力)。簡單而言, AI是一種「會學習的電腦程式」,形象一點的例子,如谷歌的AlphaGo,它不只會從大量專業棋手的棋譜中學習,還能從「自我對弈」的經驗中學習,再優化和提升出新的棋藝,從而戰勝人類的世界圍棋冠軍。

這麼一來,難免人類會開始擔心,會不會有一天, AI會自我學習到一些人類不希望它懂得的知識,進而威脅到人類的自由和安全?

這並非杞人憂天,蓋AI的「聰明」,關鍵在于它的學習能力,速度一日千里。今天是「弱人工智慧」(Weak AI),明日發展到「強人工智慧」(Strong AI),明日之后再發展到「超人工智慧」(Superintelligence)。說白一些,AI從協助人類快速運算以提升工作效率,發展到能勝任人類所有的工作,再「進化」到比人類最聰明的大腦更聰明的程度,並能反過來不按人類意志的約束來自我行事,成為人的主人?超AI的到來,成為了科幻電影劇本的靈感,不是本文討論的範疇。

淘汰的工種

2、今天,我們尚處于「弱AI」的階段。大數據的快讀快算快建模,從語音識別、機器視覺、新聞推薦、美圖秀秀、谷歌翻譯、自動駕駛、無人商店、機器人倉儲,已經開始滲入人類現代化生活方式的方方面面。事實上,「弱AI」已開始威脅到某些重複性、統計性和中介性的工種,如客服、會計、保安、翻譯員、記者、保險招來員、推銷員、銀行櫃檯人員、司機和搬運工等等。這些被AI取代的工種,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沒創意。

AI的學習能力,是建立在海量的數據交換、儲存和運算,這些數據,都是冷冰冰的,沒有七情六慾和喜怒哀樂,不屬于創造性的意識勞動,是形式和數學邏輯,不屬審美的範疇,也就是說,我們左撇子用右腦思考的繆斯和靈感,弱AI 還無法替 代,但一般人用左腦思考的產出,都是AI賴以運作的原始素材。

對于學藝術和搞設計者,開發右腦比左腦更重要。而用慣左腦的人,總是保守地將訊息組織和歸類得井井有條,而往往越精確有序的訊息處理,越難激盪出精彩的創意。所以我要恭喜學設計的年輕人,你們在AI時代是最有競爭力的一群,因為AI無法學習只有人類才能識別的真善美。藝術創作是獨特的,靠「大數據」建模的只是人類在消費市場的品味分析,靠AI是無法創建能觸動人類靈魂的藝術作品。

創意五部曲

3、如果你搞藝術,但不是左撇子,我也準備一些簡單訓練右腦的小動作給大家參考。如每天改用左手刷牙、梳頭,和用左手拿調羹喝湯,再來閉目想像「上帝是黑人」或者「關公是美少女」的圖樣,或想像把家裡的「日常用品」賦予額外的新用途(比如鎖匙可以防狼)。除此之外,我也願意和大家分享香港鬼才文人已故黃霑先生所傳授的「創意五部曲」(藏/混/化/生/修)。

「藏」是指我們平日要博覽群書,多吸收各式各樣的資訊,多留意生活週遭的人事物。「混」是將腦袋中所「藏」的東西,可按條理也可不按邏輯地進行交叉配對、多元混集,看看能否碰撞出什麼火花。換言之,「藏」得越多,「混」的選擇性就越多。

「化」就是指創意的孕育階段,是對傳統思考的揚棄和習慣勢力的掙脫。「生」則是新點子的蹦出,如嬰孩的瓜瓜墜地。「修」,用黃霑的說法,就是將一個不甚成熟的新點子,用對待你太太和他人通姦所生的嬰兒那樣來「修理」他,寓意不要太過沉溺在新點子的自我滿足感上,一定要對它嚴加修飾和推敲,並接受他人的批評和檢驗,力求點子完美。

在「內容為王」,「創意為聖」的AI新時代,靠右腦吃飯的人,比較不容易被機器人淘汰。

最后,別忘記,人類迄今只開發了大腦的5%左右,其余95%的巨大能量還潛藏在潛意識的右腦當中。若有一天當人類的自由和安全面對「超AI」的威脅時,或許對抗機器人的就是我們左撇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