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線制還可能嗎

選舉成績累積的因造就了政黨政治的果。只要扭轉選舉潮流,讓在野黨聯盟能夠執政一次,兩線制就會成形而持久。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的可能性高。怎麼說,還是沒有兩線制。

「兩線制」是以英美的「兩黨制」為藍本,只因馬來西亞多元族群的選民結構把「兩個政黨」改成「兩個(多元族群)陣線」而已。

相對于「多黨制」,「兩黨制」有兩個為人稱道的優點。

第一,兩黨不但輪流上台執政,而且都是單獨執政,容易究責,做不好就全黨下台。比較起來,多黨制往往是聯合政府,不管誰做莊,一些舉足輕重的政黨可能永遠都會被延攬入閣,因此,政黨輪替可能永遠都不會徹底。

第二,兩個大黨都趨中競爭,努力爭取中間選民,因此不管誰上台都不會撕裂國家社會。與此同時,走偏鋒路線的小黨在兩大黨夾殺之下難成氣候。相較之下,一些(絕非全部)多黨制國家卻可能讓極端小黨成為造王者,選票少卻能舉足輕重,在意識形態上挾持主流政黨。

制度上,兩黨制的關鍵成因是「頭馬出線」( First- Past- The- Post,簡稱FPTP)選制。馬來西亞自1955年馬來亞自治選舉以降都採行FPTP選制,至今已經有72年,為什麼我們卻沒有兩黨或兩線制呢?

80年代民權運動的先行者認為是國陣執政過久、專權獨斷所致。易言之,選舉成績累積的因造就了政黨政治的果。只要 扭轉選舉潮流,讓在野黨聯盟能夠執政一次,兩線制就會成形而持久。小題:體制與社會錯配兩線制論述在黑暗的年代是美好的理想,卻忽略了英美兩黨制的體制與社會基礎。馬來西亞兩線制之所以不能成形,最大關鍵在于在野黨的結盟不能持久,而這不只是在野黨領袖短視、把政黨利益置于國家利益之上云云。

美國政治學家Gary Cox(1997)提出洞見:立法選舉只是影響選區層級的政黨體系,決定國家層級的政黨體系的是行政權力有多集中。行政權力越集中,政黨只好越團結才有勝望,最后將濃縮成兩個陣營。

大馬權力過度集中

過猶不及,馬來西亞的問題正在于權力過度集中,使在野黨失去勝望。

不公平的選區劃分使FPTP更加「贏者全拿」,甚至在2013年大選時民聯即使贏得過半選票,還是拿不下聯邦政權。另一方面,我們雖然號稱聯邦制國家,大部分權力卻集中在中央,即使在野黨拿下州政權,也不能大展拳腳。

1995年、2001年與2015年,在野黨聯盟的解體,表面上導火線都是伊斯蘭黨的伊斯蘭化政策,實際上是因為各在野黨斬 穫不如預期,眼見問鼎中原無望或難如登天,寧可回歸基本盤。

「贏者全拿」的FPTP選舉等如豪賭,要麼大勝,要麼大敗,在族群關係緊張的社會自然極易讓選民患得患失,惶惶不可終日,容易被族群或宗教情緒挑撥。

荷蘭政治學家Arend Lijphart(1997)把民主政體分為兩大類型:(英式)西敏寺型民主(Westminster Democracy)和共識型民主( Consensus Democracy)。前者權力集中,贏者全拿,政黨之間劍拔弩張;后者海納百川,輸贏只是贏少贏多之分,決策上追求共識。

與其說這兩種民主體制孰優孰劣,毋寧問何者更適合何種社會。西敏寺型民主制一般植根于文化上相對單一的社會,而多元社會傾向于追求共識型民主。

我們追求「兩線制」,最終其實是追求「西敏寺性民主」,殊不知,它並不適合多元社會,即使變天成功,出現的也可能只是新的「一線獨大」。我們應該轉念追求「共識型」民主、多黨制和選后聯盟。

談到「多黨制」,很多人會想到在來屆大選時支持第三勢力。事實上,只要政治體制依舊「贏者全拿」,那不會奏效。要催生多黨制,我們必須改變選舉制度,使選票與議席比較符合比例,同時把權力由中央下放州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