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覺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人群體打交道,「進去後意識到在大馬要搞政治運動和社會運動,一定要多元,要懂得說馬來語,所以我下定決心學。」他接著說:「裏面有朋友教,一天讀6小時,大概2年後我可以教別人了,但要教別人,自己就要吸收更多。」扣留營裏多元種族的集體生活讓他成為摒除族群意識的人,他參與多元種族的人民黨,後來協助公正黨,經常稱自己在文化認同上不是華人,而是「群島人」(Orang Nusandala)。

為全民爭取權益

馬來西亞各族群普遍上有強烈的族群意識,長期顯現種族政治的格局,意欲改變現今的局面,有人笑張永新天真,但他認為自己的目標很明確,且認為無論路途多遙遠,總要邁開腳步走,「人們常說,華人人口越來越少,值得擔憂,這是什麼道理?我們追求的應該是社會公平,只要是人,就有權利,和人口多寡沒有關係。屬於每個人的權利,人人都該爭取,但應該是一致地為全民爭取,而不是爭取個別族群的權益。」張永新指自己對政治一向感興趣,但也強調:「我說的政治,是各種團體進行集體決策的過程,政治涵蓋的不僅僅是政黨。我還是有心參與政治工作,希望能協助建立更好的政治運動和組織。」

2000年成立志業,「我的字典過得很充實。」他前受的是理論教育行動,要改變就要們要建立的東西也無論什麼事,都有

以前的民主有的樣子?張永新死,這些當然激烈已經不可能。不說量的人走上街頭捉人、打人,現在

為什麼一定見?張永新認為有的一切都來自前的80年或許不長下一代擁有更民做。我可能看不

▲獨棟樓房打造成文運書坊和策略研究中心的基地,編輯、出版和分銷具批判色彩的文本,並不時舉辦講座和討論會,藉此傳播主流媒體以外的資訊。張永新希望透過文化事業推動社會運動,對他而言,改變思維才有可能改變政治。 提到8年的扣留營生活,人們最常問張永新,是否覺得后悔?他總答:「不后悔,因為我沒浪費那段時光。反而常會想,如果沒有那段經歷,現在的我會是怎樣的人?會不會養育很多孩子,過著平凡的生活,是個很普通的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