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 一代一代接力累積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出版社和書坊,張永新說那是他的典裏沒有『退休』兩個字,每天都他不談夢想,他說理想,「我們以育,誰是壓迫者,不公平發生時要要做點事,思想上是很清楚的。我也很清楚,就是建立民主的社會。有個目標,也就是所謂的理想。」運動比較激進,是否那才是抗爭應新說:「以前拿槍,打死人、被殺烈,放到這個時代來,這樣的方式說武裝,只說示威,現在有那麼大,我覺得很了不起;以前執法單位在不捉了,這些都是改變。」定要鬥爭,為什麼不可以假裝看不,只要懂歷史,便知道我們現在享前人的奮鬥,「歷史的長河裏,我長,但不可以沒有我這80年,為了主、更公正、更健康的環境,必須到成果,但我們這一代離開了,下 來的。」

1976年從扣留營出來後,張永新跟著哥哥從事建築,做的是太陽底下的勞力活,但還是很關注時事動態,報紙、雜誌等是精神糧食。在扣留營的後期,他和友人將一些馬華文學翻譯成馬來文,出來後寫信給當時走在時代前端的雜誌《人類脈搏》(Nadi Insan),希望能允予出版。《人類脈搏》是上世紀70年代末,一群留學美國的大馬學生畢業歸國,抱持社會主義、希望能做點事所創辦,其中包括影響張永新後半生的喬莫(Jomo Kwame Sundaram),當時他是馬來亞大學的講師。

「之前是為了出版翻譯手稿的事和他頻密接觸,1985年我想要改變,離開了建築業,他叫我來雪蘭莪。當時我在家鄉柔佛峇株巴轄,沒家庭沒牽掛,也就上來了。他供吃住,我當園丁,後來也教補習,包括教嫁到大馬的作家永樂多斯、戴小華馬來語。」張永新跟著喬莫搞出版,後者去演講,他就跟著去賣書。後期張永新也動筆寫評論,1996年開始搞刊物《大專生》,1999年結束,2000年就成

▲ 上世紀90年代張永新活躍于馬來西亞人民黨。下圖為他代表參與法國工人黨國際會議,在巴黎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