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政治的反常亂象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前線 -

馬來西亞的政治變化不但令人眼花繚亂,而且呈現不可思議的反常亂象。

所有這一切從巫統的分裂開始,因此我們有必要分析馬來亞乃至馬來西亞的政治為何一直以來都是由巫統主導?為什麼其他政黨的跌宕起伏都與政局沒有太大的關係?這就說明了巫統不但是這個國家的權力掌控者,而且一向以來只有巫統做出改變,國家政局才會改變(「513」事件后,聯盟擴大成國陣,增加成員黨即為一例)。

因此深入瞭解巫統的馬來政治是打開疑團的唯一途徑。例如在1951年,為何創黨人拿督翁要離開巫統,另立馬來亞獨立黨?因為他認為巫統已不能配合他的改革步伐和理想,他要的是一個「開明與開放」的巫統,能招收各民族入黨。他的想法很簡單,只要巫統代表了各民族的利益,其他政黨的存在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巫統的崛起

在那個戰后的年代,巫統不是最早出現的馬來政黨,而是具有左翼形象的「馬來國民黨」(又稱馬來民族黨(PKMM),成立于1945年10月),領導人是著名的馬來政治家布哈魯丁,他在1955年與布斯達曼成立左翼的人民黨,翌年轉入伊斯蘭黨擔任主席。

當馬來國民黨在1950年被英政府指控受共黨滲透遭查封后,這股背后有印尼蘇卡諾總統支持的政治勢力也就化整為零,轉到其他政黨活動繼續他們的鬥爭。

與此同時,儘管有了強大的「馬來國民黨」(一度聲稱有逾十萬名的黨員),但卻給傾向右翼的馬來分子借反對馬來盟邦(Malayan Union)的憲制而在1946年舉行馬來人大集會。除了堅決反對Malayan Union外,也一致同意組成「馬來亞巫人統一機構」(簡稱巫統)。大會的發起人和領導人就是時任柔佛州署理州務大臣的拿督翁。

雖然較馬來國民黨遲成立,卻獲得英國的支持而不斷地壯大勢力,包括英國與巫統達成「馬來亞聯合邦協定」取代Malayan Union,並在1948年2月1日生效。 4個月后,也就是1948年6月23日,馬共被宣佈為非法組織,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拿督翁繼后被英國委為「內政部長」,也希望他領導國家走向獨立。在當時,除了拿督翁之外,在影響力方面無人能出其右。可惜他在時機不對下,堅持巫統開放門戶而沒有獲得黨員熱烈的祝福。他其實不是放棄馬來人的主導地位,而是希望巫統在易名下能成為多元化政黨的主導者,以便馬來人的地位能被鞏固下來。

公正黨表現多元色彩

在不獲擁護下,拿督翁憤而在1951年另立「馬來亞獨立黨」, 1954年用國家黨取代。詎料馬來社會並不跟著拿督翁起舞,他在1955年普選中全軍覆沒。之后,拿督翁不再堅持多元夢想,反而在1959年的大選走回馬來社會,在登嘉樓取得生存的機會(中選國會議員)。1962年拿督翁病逝,結束了政治旅程。

無可否認,在拿督翁的年代馬來社會仍然保守,而且也以種族政治作為導向,自然無法接受拿督翁的「門戶開放」。當年拿督翁的黨有橡膠大王連裕祥出任副主席。就這樣,繼巫統之后成立的「伊斯蘭黨」(1951年)、「國民議會黨」(1963年)、「46精神黨」(1989年成立, 1995年易名為46馬來人黨)、「誠信黨」( 2015年)及「土著團結黨」( 2016年)都是以招收馬來人和穆斯林為黨員,不再一味強調多元政黨為黨員。這是從拿督翁身上吸取的教訓。

唯一例外的是安華在1999年組成的「國民公正黨」標榜多元種族。但事實是1999年的大選,馬來選民集中把票投給伊黨,不但是向馬哈迪展示顏色,且也表達馬來社會的團結(伊黨執政丹登兩州,有27名國會議員),反而公正黨只贏6個國席。在2004年大選,更因反對黨一盤散沙,以致公正黨只保住峇東埔一個國席。

不過, 2008年的大選時,反對黨首次取得輝煌的成績,意外地執政5個州(吉打、吉蘭丹、檳城、霹靂和雪蘭莪,但霹州在一年后被國陣拿回),也有82名國會議員。

從某種意義來說,公正黨的表現最 能反映出其多元色彩,中選的國州議員各種族都有,有人因而預測一個多元政黨將會取代種族政黨;更有人積極推動在大馬形成「兩線制」。

2013年時,反對黨有意進一步打造一個多元融合的政治社會,也鼓勵民聯的三黨打出多元牌。一時之間,公正黨推出較多的非馬來人候選人;行動黨也盡量製造非華裔議員;甚至連伊黨也推出非馬來人/非穆斯林候選人。

然而大選成績無法改朝換代后,民聯黨內已醞釀矛盾和思想上的衝突。換句話說,安華苦心經營的民聯終于無法逃過分崩離析的命運,伊黨在不認為政局有突破下決心走回舊路,突出其宗教路線。在2015年的伊黨大會上通過與行動黨斷交,堅持要落實「伊刑法」后,意味著政治不可能撇開種族和宗教了。

王者之戰升級

安華一向以來堅持伊黨務必留在民聯,才能取得馬來社會的廣泛支持。從1999年、2008年及2013年的大選成績來看,公正黨和伊黨聯手才能取得30%的馬來票,巫統依然屹立不倒,這也是為什麼安華力促伊黨繼續合作,惟有兩黨的合作才能震撼巫統。他預見「民聯」瓦解將帶來的隱憂。

不幸的是,伊黨不但排斥黨內的開明派,而且也與公正黨斷交,結果導致「開明派」另起爐灶,在2015年成立「誠信黨」,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另組「希望聯盟」,以取代「人民聯盟」。

如果說安華跌馬后的每一個反擊都是馬哈迪逼出來的,那麼今天又是同樣一個人轉化了角色,為什麼安華會選擇與馬哈迪「化敵為友」?因為也只有土著團結黨才能「取代」伊黨的地位,同時由馬哈迪擔任希聯共主是大勢所趨。

無論如何,未來的大選將呈現的是種族政治與宗教政治的較量,突顯了國家獨立60年來仍無法改變人的意識形態中存在著種族與宗教執著。這就是說,「王者之戰」已升級到無所不罵,無所不討伐的地步。這非新常態,而是反常態。因此在變與不變之間成了兩個陣線的「生死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