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SR的課文太難?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前線 -

有陳詩蓉 家長反映目前小學標準課程(KSSR)的華文課文難,特別是高年段的,篇幅長,內容深,難為了須應付三語學習的孩子。

教材是落實課程理念,實現教學目標的載體。教材的轉變反映的是課程目標,還有教育理念,乃至國家教育方針的變化。教育的其中一項目標是協助學生適應社會,獲得在世上生存的能力,所以課程目標還有內容的設置,不能不與時並進。這也是為什麼我國的華文小學教育課程須要不斷檢討,幾乎每隔十年就調整一次的原因。

「透過閱讀去學習」

閱讀一直以來都是我國語文教學的核心。不論是1980年代的小學新課程( KBSR), 1990年代的小學綜合課程(KBSR),還是2011啟用的小學標準課程(KSSR),都明顯地把「閱讀」放在了重要的位置。只是隨著生活形態的變化,當時代對閱讀有了不同的需求時,我們不能不調整過去的標準,對「讀」提出更高的要求,透過提升閱讀的質量來強化學生的閱讀能力。

閱讀教學旨在訓練學生「學會閱讀」(learning to read),繼而能進一 步「透過閱讀去學習」(read to learn)的能力。在這個知識快速增長,並迅速折舊的信息時代,除了會「讀」,還得具備準確、迅速篩選信息的能力,才能避免被撲面而來的各種信息所淹沒。為此課堂上的閱讀教學不只是要教會學生讀書、識字,理解問答那麼簡單,更重要的乃在于讓學生透過對文字信息的解碼過程,鍛煉並提高思考、辨析、判斷的能力。

短小輕薄,無須費心解碼的選文,用不著辨析、判斷,也缺乏想像、創造的空間,對學生思考能力的發展幫助不大,也無法真正起到訓練閱讀技巧,提高閱讀能力的作用。簡單的解碼閱讀過程也缺乏 挑戰性,無法激發探索的慾望,不利于學生閱讀興趣的培養。

另外,長期停留在閱讀短小輕薄的選文,一旦遇上篇幅比較長,信息量比較大,內容比較複雜的文章時,勢必會感到無所適從,難以下嚥,也消化不了。

當不少國家的語文教學課堂,已開始用「整本書」的閱讀,來取代傳統的「單篇短章」閱讀,並取得顯著的成績時。當許多國家的小朋友已在老師帶領下,完成一本又一本書的閱讀、思考與探索,紛紛為閱讀力、思考力打下良好的基礎時。我們是否仍該擔心給孩子閱讀的課文太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