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受害,卻不願活在仇恨中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風間聰回想那躺在病床的半年,「我還記得我是爬著去洗手間的,我右耳聽力受損,到現在平衡感方面還面對一些問題。」他續稱:「我是自由工作者,當時手停口停,政府沒有對受害者提供任何支援,我們從大房子搬到小房子,因為兒子到了上學院的年紀,需要一筆很大的費用,所以我把樓頂工作室出售,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事件,我確實受到了衝擊。」

這個經歷的分享不外是想表達「我也曾經受害,但是我選擇不活在仇恨之中」,但若是把問題集中在受害者家屬的身份,而不是受害者本人呢?風間聰說:「沒錯,他們會問:『如果被害人不是你,而是你的女兒在這場事件中喪命,你還會持一樣的看法嗎?』,我是受害者這是事 實,而作為受害者家屬,對我而言是想像,老實說如果我死了,我的家人選擇消極地面對,終日以淚洗臉,想要報復,那是我控制不了的事。所以,我很感激自己活著。」

不志在影響他人

風間聰指,自己從不是激進派,無意與任何人衝撞,「我不會特意高喊廢死的口號,也不會強迫別人聽我說或是急於說服他們和我站在同一陣線,畢竟把自己的經驗和想法強加到別人身上,自己永遠不會有所學習。」他說:「會來我分享會的人是已經準備好要去發掘和碰觸這一塊的人,基本上分享會以外,我幾乎不把照片和背後的故事放到網上去傳播,因為我也不一 定100%是對的,我說的故事或許也並不是完整的真相,當中可能有出入而我不知道,再者,出於尊重,我不隨意地『利用』這些照片。」他強調:「我不志在影響他人,因為我相信人與人之間會相互影響,我只是單純地希望把我的經驗和遇見的人分享,所謂影響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多年來,不斷有出版社和相關人士找風間聰洽談出書的事,但他都一一回絕,他特別在意版權,不慾這些照片被誤用。他提起有一次所拍攝的其中一名少年死囚即將行刑,「他希望我陪伴在側,那之後我的電話就開始作響,媒體希望做一個追蹤報導,做行刑前後。」他斥責:「媒體過於追求聳動,他們認為這會是有趣的呈現方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