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攝影回不去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風間聰笑稱自己不得不坦承,一開始發想少年死囚的概念,無非是想跳脫商業攝影的模式,為自己累積作品,「我為《Vogue》、《Esquire》等大牌雜誌攝影,拍頂尖的藝人和音樂家,算是挺成功的了,於是想用我的攝影才能做點事,一開始沒想要走那麼遠,計劃拍了一定數量的死囚後,看能不能登上《時代雜誌》(TIME),把訊息傳達出去,就可以收手了。」但離開阿拉巴馬監獄時,他坐在出租車裏無法動彈,「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我無法袖手旁觀,那些人還活著,他們活在隨時被了結性命的陰影之中。」

離開商業攝影,成了推動廢死的民運分子,風間聰說:「很顯然的一點是,變窮了。」他兩手一攤:「但沒辦法,我就是無法坐視不理。」為什麼不同時接商業工作?他說:「其實我一向很享受創意工作,比方說製作專輯封套,我喜歡把自己的點子加入其中,但自從投入死囚的拍攝後,我站在商業攝影的崗位上,再也感覺不到它的意義,雖然酬勞優渥,但我已經志不在此。」(3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