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馬來西亞英語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我經常看到令人沮喪的證據顯示,馬來西亞人的英語水平滑落日益嚴重。國會轉用馬來語已有數十年了(舊的國會議事紀錄里,依然可以看到使用精美的英文來詮釋政策及原則),但是在馬來西亞官場上,英語的衰退,不只是因為明確的語言政策,也間接因為其他領域的政策決定。事實上,也許這是國家里,有能力和責任培養下一代講好英文的最重要機構之失職。

我時常出席一些場合,向全國各地的學生致詞:從政府中學到國際私立學校,從公立大學到私立大學。許多時候與學生交流時,例如他們對公民的詮釋,對憲法的看法或國家機構的角色,關注的不僅僅是他們知識的內容,也包括他們表達的方式。在某些情況下,學生根本就不願意表達,更不用說講英文了。顯然的,我們尚未充分培養出學生自信的公開演講。

縮寫文法更簡潔

當然也有例外的,一些學校活躍的演講學會,在競爭激烈比賽中的表現,是令人欣慰的:這包括在國際上的良好表現。但是,這似乎像是特殊的課外活動,比如玩滾球或吹雙簧管,而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一般技能。

這是整個教育過程中存在的一個缺陷:通常種族和宗教兩極分化,令情況更分裂,也危及經濟機會。很多企業領導人就說,在錄取剛畢業的大專生時,他們較傾向講英語和能與來自不同背景的人交往的學生。此外,我們還必須應對來自不同溝通方式的競爭,使得句子的建構和發音無關緊要,如聊天應用程序和社交媒體上所使用的語文。

話雖如此,大馬的英文確實還有很多的功效,比如縮寫,用「x」來否定某些東西,以及像「oredi」和「dun haf」這樣的拼寫,來表達含義。你有空嗎? (u free?)、有嗎?(got ah?)和他去哪裡?(where he go?),這些縮寫比正 規的文法更簡短。我們語言也提供了一些笑話,就像「馬來西亞人學習法律因為他們學習『囉』」(Malaysians studying law because they 「study lor」)。

語言除了詞彙和語法之外,也是關于行為。詞語的起源與文化和歷史有著聯繫,而英語的優勢在于從日耳曼文化和拉丁文傳統中獲得許多單詞,從而產生了大量的同義詞。

語言與文化相連

在馬來語中,也有一些詞源很有洞察力:譬如在古代,我們並不需將車輛倒轉,因此把「go astern」(去后面)結合起來創造出了「gostan」(倒退)字眼,甚至地名也有意想不到的故事:森美蘭的Mantin(文丁)曾是錫礦之地(mine tin)。但是,有人不解為何要輸入一些詞語,如globalisasi(全球化),因為馬來文已有「全球」的字眼dunia。

語言與文化之間的聯繫也有社會影響:老一輩指出,當我們使用越規範的語文(不管是用馬來語和英語)溝通時, 我們也更寬容、開放和樂觀。一個政治的隱喻比較,就是60年前,還沒出任副首相前,出任首任我國駐聯合國代表的敦依斯邁,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時的英語文平和最近一位的水平比較。當然,政治和社會的倒退,不是因為說英文較差而造成,但兩者有著相似的根本原因,就是源于決策過程中受到政治人物個人議程扭曲。

可悲的是,如今在馬來西亞的一些學校里,學生會取笑說英語的同伴,因為他們認為這些人嘗試表現出比其他人優秀或精英。在打造英語為促進理解和追求成就的語言之前,我們的社會需要一種新的思維方式。現實是,在這個國家,英語教學已成了政治課題。

英語在經濟,科學和外交領域很重要。更重要的是,馬來西亞人不管是使用何語言,都應展示有關語文的文化,就如早期說英語的人對講馬來語者的第一個印象,溫雅有禮,這樣的表現,甚至應由我們的領導,在機制中一貫的展現出來。 本文為作者于大馬英語演說聯盟午宴的演講摘要

在打造英語為促進理解和追求成就的語言之前,我們的社會需要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尤其英語教學已成了政治課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