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尊嚴死或苦難生?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最林艾萱 近頻在面書看到台灣重量級國寶作家瓊瑤談到關于生死的課題,因為她先生平鑫濤患上血管型失智症,年邁90高齡的平老先生,因身體器官功能的每況愈下,導致必須插鼻胃管來維生。

時代進步,人民普遍壽命也跟著提高,平均壽命都是70,每個人都會面對老化生病死亡,老化生病並不可怕,也不可恥。但老了病人要如何有尊嚴的繼續活著卻是一大課題,在家人的不捨放手下,老人家往往需無奈無助硬靠著先進的醫療器材及設備與天爭命,用煎熬的每一口氣來活著。

子女違反父親意願

回憶起父親患癌的最后階段,病入膏肓時疼痛難耐,常常需要進出醫院輸血打止痛針,有一回父親跟著隔壁床也是癌末馬來病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父親苦笑說:Boleh pergi,cepat pergi,tapi belum sampai masa……(能離去就快離去,但時間卻未到),這句話道出了許多癌末或病危的病人心聲,當已經沒有未來,苦撐下去只為了明天更大的疼痛,活著的質量剩什麼?

父親彌留前,華人醫生走來,檢查一下詢問家屬關于急救的想法,他說一句:晚期癌末病人我們不建議再做任何激烈急救,讓他們平和安祥離去是最好的方 式。是的,再救活一天,就再痛苦一天。

癌末病人有終止生命的一天,但有一種病,老人會慢慢喪失記憶無法言語,他們的靈魂彷彿離開了軀體,只剩下行屍走肉活著。平鑫濤就是患了這種「血管型失智症」,無法說話表達,無法自理,在身體老化下,他們的軀體,卻在「抽痰」、「褥瘡」、「灌腸」、反覆「發炎」繼續受苦。

而他子女卻因不捨放下,在愛之深下違返父親想要自然死的意願,強硬通過鼻胃管來為病人灌入營養,現代化的醫療儀器下,腦死去的病人都可以通過種種加工醫療程序活個幾十年,但這種「加工活著」會是一個90歲的失智老人要的選擇嗎?多撐下來的每年每月每日每秘,是圖 到什麼?

面書最近流傳一個罹患阿茲海默症老教授選擇在他清醒的一天安樂死,與家人永遠告別,看了頗令人震撼及心痛,但這位老人家很明白阿茲海默症是種永久性無法逆轉的腦退化症,最后會發展無法自主自理及沒有說話權,于是他把握在自己還有自主權時,選擇了安樂死。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對自己生命的主導權,能健康活著固然最好,但生命走到無法挽救的盡頭,別再對病人說「加油」,讓他們選擇自己最舒適的方式活著或離去,對于無法自主權的老人,家人別因為不同的愛,而讓病人受難用醫療機器去呼每一口氣。我們應當如瓊瑤所呼籲,請重視患者的「善終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