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召車機場路邊搶客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Frontline - 謝宏寧報導

雪邦5日訊│吉隆坡國際機場與第二國際機場,近年湧入大批電子召車司機,近百輛車排滿機場的主要路段,憑藉較德士更低廉的收費搶客,成為機場搭客的另一新選擇!

電子召車應用軟件如Uber和Grab日漸流行,被視為最好賺的熱門地點也越來越多司機湧入,尤其是吉隆坡國際機場( KLIA)和第二國際機場(KLIA2),單程 65令吉固定車資(隆雪區),比普通德士(67令吉至160令吉,視乎距離而定)來得更便宜,更別說是捷達德士或豪華德士。

一般逾百輛等候

隨著機場的電子召車服務越來越受歡迎,載客的車輛也越來越多。許多司機為了更容易被選中,也會盡量停在靠近機場的路段,包括第二國際機場的高架天橋範圍,與吉隆坡國際機場長期停車場旁的路段,都能看到不少車輛停在路旁等候。

據了解,Uber司機載客到機 場后,都會收到短信通知,當地共有多少輛車等候載客,讓司機決定是否排隊等候,一般都是百輛以上,司機的行駛地圖也會顯示等候車輛數目。

不願具名的兼職Uber司機表示,通常載客到吉隆坡國際機場后就直接離開,因為曾試過等候3小時才有顧客,因此寧願「空車」離開,虧損大道過路費或油費也沒關係。惟的確有不少司機,寧願停車關掉引擎慢慢等,也省汽油。

另名不願具名的全職Grab司機,在第二國際機場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指出,最多客人與 司機的熱門時段,是下午4時至晚上8時,因為航班較多且不乏放工后兼職的司機,最久曾試過等候3小時半,晚上10時過后則很少司機,有時航班較多時,半小時就有顧客召車。

空車回隆虧很多

「通常載客到機場后就順便等候,回去隆市一趟扣掉佣金、大道過路費和油費,大概賺30令吉,因此空車回去隆市會虧很多,通常都在機場抵達大廳外的高架天橋等候,油站距離太遠,無法列入召車範圍。」

做了一年的他坦言,如今司機越來越多,幾乎80%的路邊等候車輛都是同行,生意並不好做。第二國際機場的顧客較多,因為年輕搭客為主,國際機場則是外國遊客為主。詢及會否擔心警方開罰單時,他表示除非司機不在車上,警方才會開罰單,否則一般都是驅趕司機離開,大部分司機也是繞一圈后回來繼續等。

雪邦警區主任阿都阿茲助理總監受詢時表示,目前機場範圍的交通情況仍在受控制範圍,若收到民眾投訴車輛阻礙交通,警方就會到場驅趕,遇到冥頑不靈的司機就當場開罰單。(406)

Grab司機坦言,如今司機越來越多,幾乎80%的路邊等候車輛都是同行,生意並不好做。

-徐慧美-徐慧美-

隨著電子召車服務在機場日漸受歡迎,每日停在機場外等客的司機也越來越多,高峰時間甚至多達上百輛。圖為第二國際機場外的等候車龍。

價格較低的電子召車服務日漸受歡迎,也打擊機場德士的生意。圖為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的德士停車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