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結下不解之緣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Sport -

一些小動物回家。」黃修,經常有小動物出沒,讓親近感。他說,自己從小,常閱讀與動物飼養相關物繁殖,然後將小寶寶賣 父親曾帶回一隻蠍子,他特的模樣,「現場看到蠍子吃撼的,跟我們隔著電視看國不同。」次填寫志願表時我都會填著對動物的喜愛,黃修德從的路,無奈在1980年代,本系選擇不多,加上他成績中願。「當年,我的第一志願」雖然如此,黃修德並沒台灣屏東科技大學念畜牧獸後當起研究助理,專門做野 ,黃修德發現自己對野生決定轉攻野生生物學學位。 「在念了畜牧獸醫系後,我發現即便醫好了它們(家禽),它們最終還是會被吃掉;而野生動物研究則是研究它們的生活和行為等,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黃修德在美國蒙達那大學修讀學位時,遇上正在尋找學生做馬來熊研究的教授。兩人一拍即合,黃修德在完成學士學位後,便立即飛往原始低地雨林保護區達濃谷(Danum Valley)進行碩士學位的馬來熊研究。當時幾乎沒有人研究馬來熊,無法借鑒他人的研究成果,一切研究從零開始。「所有東西都是自己摸索,錯了就改,改了又改,才有現在的成果。」

研究初期,黃修德花了4個月才找到第一隻馬來熊。當研究助理的經驗讓他對野生動物研究的方式有所掌握,懂得如何將無線裝置放在想研究的野生動物身上,借此追蹤及查看它們的生活形態。他是畜牧獸醫畢業生,在做研究時無論是麻醉還是醫療都難不倒他。雖然如此,野外常會發生各種狀況,因此在進入森林時他還是會打起十二分精神備戰。「被大象追、車子被大象砸壞、遇到洪水爆發、雨季被水蛭纏身….什麼都可能會發生。」 「馬來熊不是寵物!」每次看見拯救回來的馬來熊面對種種健康問題,黃修德都非常難過。這些問題大多源自民眾不懂馬來熊的生態而造成,因此他呼籲民眾別再豢養馬來熊。

黃修德非常重視生態教育,除了在保育中心內做導覽教育,他也經常應邀到各大學校進行保育工作坊及演講。圖為黃修德為來自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學生進行馬來熊生態解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