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通脹現形新興市場債券福音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東方投資 -

與過去聯儲局升息的周期相比,這次對債券資產卻截然不同。或許從聯儲局1980年代緊縮政策掀起拉丁美洲債務危機以來,美國加息前景往往會在新興市場引爆賣壓;2013年的「減碼恐慌」((taper tantrum)只不過再次印證了這套說法。

消費者物價一直小碎步地成長,迫使聯儲局貨幣政策「正常化」之路變成千里迢迢,走走停停;然而,如今低通脹也影響了新興市場,這些國家以往常見的場景是努力壓低通脹。今非昔比的部份原因是大宗商品價格不振。大宗商品通常以美元計價,當較為貧窮國家的貨幣貶值,就像以往聯儲局緊縮期間發生的狀況一樣,大宗商品會常常引發這些國家的物價上漲。請看以下國家: ■ 印度消費者物價出現1999年以來最小漲幅。

■ 巴西通脹率也下滑至1999年以來最低水平。

■ 近年來,韓國的通脹趨勢低落,導致該國央行調降通脹目標。

■ 秘魯在1980年代曾出現 逾1000%的惡性通脹率,上個月物價漲幅只有2.9%。

研究機構牛津經濟研究院指出,截至6月份,這種模式將新興市場與大型已開發國家的實際央行政策利率(經通脹調整)的差距擴大到將近4個百分點。2013年5月爆發「減碼恐慌」時,此差距不到1.5個百分點。

牛津經濟研究院分析師卓克和薩洛利亞早前在一份報告中說,「流入新興市場本幣資產的投資資金一直在飆升,顯然在上個月立場略微轉向鷹派的主要央行面前並無懼色,由於通脹下降,主要新興市場國家的實際利率仍偏高。」

資金續流入

高盛分析師建立的資本流入新興市場債券模型顯示,資金流入的趨勢將持續下去。上個月該銀行的模型顯示, 2017年第1季的流入量相當於GDP的0.6%左右,可望增加到1%。

匯豐控股駐香港的新興市場利率研究主管西爾瓦說:「已開發國家與新興市場的實際殖利率 落差明顯,凸顯新興市場本幣政府公債有吸引力。」

外資對印度債券趨之若鶩,已經把政府的外資限額用盡,更說明當前趨勢的熱潮。

低通脹促使印度央行上周三將基準回購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6%。降息的預期讓印度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5月份高點下跌超過50個基點。

相比之下,聯儲局在2004- 06年加息期間,在通脹加速攀升的情況下,印度的債券殖利率上漲了200多個基點。

目前印度的定價模式,在俄羅斯和巴西等其他市場也可以看得到。

德意志銀行財富管理部門亞太地區首席投資員段安建議增持新興市場債券,是該公司少數看好的固定收益產品。

段安接受電話訪問時說,「我觀察新興市場的基本面,過去四五年裡有明顯改善,」跟「減碼恐慌」前相比,「市場做了更充分的準備」。

低通脹是已開發國家央行的詛咒,卻儼然成為新興市場及其債券的福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