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你」的關鍵是「同情之理解」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第一頁 -

白貴

中國學者,邵寶輝的新書《走馬觀華》,是2010-2016在大馬理科大學傳播學院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的一個「業余收穫」。

期間,由于受《東方日報》時任助理總編輯黃金城先生邀請開設專欄「走馬觀華」,于是一發不可收,發表時評類文章近百篇。由一個中國人開設專欄,斷斷續續從2012年到2016年,時間跨度有四年之久,即使在作者后來赴美訪學的一年中,也沒有完全中斷。

這在大馬華文報業史上或許是個特例,至少在《東方日報》史上是第一次。可以為中馬友誼搭起溝通的橋樑,也可為未來的進一步合作提供基礎。

這些文章內容涵蓋大馬政治、社會、文化、種族、宗教、教育、傳媒等諸種領域,唯因興趣與知識背景之故,經濟一類較少涉足。作者自說是「走馬觀華」,諧音「走馬觀花」,其實並非泛泛之觀感,而是下了功夫,有比較豐富的資料和深入的思考。單就視角而言,除了有中國角度即第三者的角度,冷靜觀察,還能以大馬華人「在地化」的角度。可說既有旁觀者的疏離與清醒,也有入乎其內者的同情與理解,時有獨到與啟發的觀點。

部分篇章被引用

據瞭解,這些文章伴隨《東方日報》廣泛接觸到西馬大量華人讀者,同時也在東馬《詩華日報》刊發,在砂拉越與沙巴與讀者相遇。而《東方日報》網絡版發佈以及其他網站如「佳禮新聞」轉載后接觸更多的網民,個別文章在一周點擊率排行榜上還曾經名列前茅(如《為何英語教學水平低落》、《入閣:馬華的險棋》)。

說到進一步的影響,有些篇章被大馬本地相關部門使用,如《馬六甲的魅力》出現在馬六甲州行動黨網站;有的(《華教癥結不只在教育部》)則被中國國內網站如中新網、僑網轉載;有的(《裝在套子里的馬來西亞》)被新加坡文獻館收錄。顯然,這些文章確實產生一些實際的影響,能夠與當地讀者產生互動,並在更加遼遠的母國引發共鳴。

而現在去看,本書定格歷史立此存照,為大馬本地讀者提供「整體」借鑒之外,也足以充當一般讀者的嚮導,供給希望瞭解大馬尤其華人狀況的人士一個比較鮮明的印象。

我曾4次到馬來西亞訪問、交流,洽談合作。去過吉隆坡、檳城、新山、亞羅士打、馬六甲等地。為河北大學與馬來西亞的理科大學、理工大學、北方大學、彭亨大學、吉隆坡建設大學、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等建立合作關係做了一些聯絡、溝通的事,在好友李彥龍先生的幫助下,先后把河北大學近三十名教師送到上述各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媒體影響非同小可

而我在擔任新聞傳播學院院長15年多之后,也從院長位置上退下來,改去主持河北省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河北大學伊斯蘭國家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去做與「一帶一路」相關的跨文化交流研究。追溯起來,最早萌生搞跨文化交流的念頭,還是起自當年的馬來西亞、新加坡之行。

上述二國,作為原馬來亞成員,有很多相似處,尤其多元文化及其包容性更是如此,除了族群人數比例有所不同(大馬以馬來人為主體,新加坡以華人為主體)之外,兩國相似度較高。在同華人交流的時候,雖然評價各異,但說起馬來人的平和與包容,大家還是普遍認同的。

作為從事新聞傳播教育多年的一位教師,本人深感媒介對人的影響非同小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此言不虛。在地球村時代,國家、族群、文化之間的隔膜、摩擦甚至衝突此起彼伏。除了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因素以外,跨文化交流滯后,相互隔膜,重視從媒體上認識世界而忽略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式的深入對像世界去感受不同文化,是一個普遍現象。

人們變得沒有耐心,不屑于瞭解陌生的對象、陌生的世界。而在媒體上,真正從人文關懷情懷出發,不帶偏見地去「以同情之理解」去報道母語文化以外的世界的作者,如今似乎也遠遠不能滿足現實需要。在跨文化溝通方面看,人們常常習慣 于從自己的習慣、利益出發去考慮問題,甚至判斷是非,不願意傾聽對方,沒興趣理解對方的文化,不想從對方的處境、立場考慮問題,于是,摩擦與衝突便此起彼伏。

注重「理解」價值

馬來半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沒有馬六甲海峽也便沒有「鄭和下西洋」的壯舉。所以在「一帶一路」背景下,馬來西亞是無法繞過去的重要存在。

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多元化社會建設,也有許多重要的經驗值得研究。當然,大馬華人作為「在地」族群,他們的感受與視角,也是一個重要的觀察視角。

河北大學伊斯蘭國家社會發展研究中心成立時,寶輝還在大馬學習,接著是赴美國訪學。歸來后被中心聘為研究員。河北大學伊斯蘭國家社會發展中心的成立,初衷之一就是促進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特別是伊斯蘭國家的交流與溝通,讓中國瞭解西方以外的伊斯蘭世界,讓伊斯蘭世界更熟悉、理解中國與中國文化。近三年來,通過國際會議、互訪交流等合作形式,發揮了高效智庫應有的作用。

記得在一個研討會上,我曾說:跨文化交流的要旨是「理解」,忘了這點,交流的意義會大打折扣,甚至流于形式。今天,中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要讓地球村民通過「同情之理解」達到「懂你」之境,從而走上「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 共」的大同之路。 本文摘錄自《走馬觀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