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電視精華 -

馬來西亞的政壇越來越傾向種族化看來是「注定」的。當馬來西亞人希望自己成為馬來西亞人時,喜歡玩弄種族的政客卻不希望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成為事實。

如果不能從膚色及宗教去辨認一個人是哪一個種族,而且單看其父輩是哪一個種族還不是「絕對」的準確,必須追溯到更久遠的祖輩、曾祖輩或老祖宗。

當執政黨警覺到在來屆選舉打種族牌行不通,特別是反對陣營有更多馬來精英參與其中時,就只有在「馬來人」與「純種馬來人」之間尋找差異性,難道有研究顯示馬來族群更相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領袖越純越能代表忠誠,而巫統開始操控純種馬來人就能掌握票源?

得罪非純種馬來領袖

副首相阿末扎希不知哪來的「靈感」,沾沾自喜,還志得意滿真以為「逮到」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輕易致前首相馬哈迪于「死地」,以便掃除反對陣營的障礙。阿末扎希在7月30日公然在巫統區部代表大會上,公開出示馬哈迪身份證副本,表明馬哈迪的原名實際上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而a/l是指之子(anak lelaki),目的是要揭露馬哈迪擁有印裔血統的「大秘密」。

阿末扎希指出,國民登記局總監莫哈末雅茲傳給他的文件證明,馬哈迪擁有印裔血統,卻利用馬來人的身份,當了22年的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便開始背棄巫統。

言外之意是指馬哈迪這麼多年蒙蔽了馬來人,竟然還當了這麼久的首相,這是其一。另外馬哈迪利用巫統,用后即 丟,有印裔血統,顯示不能相信非純種馬來人,此其二。

這件事情出乎阿末扎希意料之外的是這個議題不但沒有延燒,反而讓他碰得一鼻子灰。原因是阿末扎希沒有「做足功課」,他忘了他的論調把所有不是純種的巫統馬來領袖都得罪了,而且馬來西亞過去的歷任首相「追根究底」也全都不是純種馬來人,據資深媒體人蘇基拉迪夫(Subky Latif)的分析其中包括有暹羅、印尼武吉斯、土耳其的切爾克斯、阿拉伯、海南、印度等,現任首相納吉也並非純種馬來人。此外這個論調也把印度人也得罪了,如同形容印裔是不可信任的。

玩弄種族牌失效

巫統通過選區劃分大玩種族牌,宣揚行動黨的華人是希聯的幕后操盤手還嫌不夠,再玩馬來人血統的純正與否,結果鬧出笑話。看來馬哈迪的威脅已經動搖巫統內的馬來人基本盤,使得阿末扎希不得不另辟戰線,轉移視線,但萬萬沒想到卻弄巧反拙。

馬來西亞的政治離不開種族問題,畢竟馬來人是最大的族群,希聯的結構組成,必然得接受由馬來人為主導,這是現實的考慮。自伊黨退出而瓦解的民聯,必然需要靠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的加持,希聯才可能扭轉劣勢。

過去馬來西亞的政治只要挑起種族問題,就可以輕易排除華人與印度人在選舉的影響力,只要馬來人的選票集中,巫統的政權就可高枕無憂,並且獨大一方,沒人可以挑戰。

但現在情況出現大逆轉,巫統開始發覺玩弄種族牌已經失效,因為他們要對 抗的反對黨不再是過去華人色彩濃厚的行動黨,而是包括馬來政治精英在內的土著團結黨的希聯。

當巫統無法再靠玩弄「種族」賴以為生,就會出現目前「手忙腳亂」的格局,不知言語。政治是要靠政績、道德、廉潔、口碑、民生而落實到實實在在的人民生活細節中,如果只有大玩種族議題才能在選舉中勝選,顯示這個政黨已經走向末路。

馬來人海嘯將來襲

土著團結黨不得不捨「多元種族」政黨走「種族性」路線,是因為必須切斷巫統的種族把戲,讓巫統失去大作文章的機會。當馬哈迪是希聯的會長讓巫統無法標榜自身唯一代表馬來人時,巫統唯有選擇在血統中尋找馬哈迪不是純種馬來人的蛛絲馬跡,這就是巫統玩弄種族政治的再次發揚光大。

當馬來人開始感受的政治改變的需要,特別是國家領袖的醜聞不斷,馬幣的不斷滑落、消費稅的負擔、生活的壓力越來越沉重,他們將會思考選票是能改變現狀的。

馬來人海嘯的即將席捲,是真相還是假相,固然充滿許多變數,但改變馬來西亞人的自身命運必須從改變政治開始。華人海嘯在308及505兩屆大選基本展現了「改朝換代」的意願與力量,是否會在來屆大選再次展現更強的「力道」,讓人期待。

阿末扎希「純種馬來人」的論調簡直是荒腔走板,風雨欲來風滿樓,顯示巫統對馬來人海嘯來臨前的暗流充滿恐慌與焦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