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到個體的文化多元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DN COLUMN - 中國南京大學哲學宗教學博士

現鄭庭河 代社會因重視人權,個人選擇相當受尊重,是以即便文化——尤其傳統文化乃「眾人之事」,但個體畢竟還是享有一定的文化自由,包括選擇接受異文化和多樣文化的自由。現代社會的個人對于宗教的態度,亦應如此。由此而推,現代人信仰新宗教,以及一家庭內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者,實際上乃蠻稀鬆平常之事,可在本國,有時候卻被高舉為值得為之鼓掌的「善事」。

當然,一家庭或家族內有多種宗教信仰者,未必表示其人就能「和樂融融」,所以能做到如此者,多少也應當被肯定。只不過,從本質而言,現代社會本就該容許更大的文化自主權、包容性和多樣性,所以本屬「理所當然」之事,竟被某些媒體放大來報道和表揚,這難免要令人深思:是什麼樣的語境,竟讓在一般現代社會可能沒多少人會去稀罕的現象,在本國卻受到「追捧」,乃至「歌頌」?

高度壟斷文化權

再說:本國不是一向來都被某些人唯恐天下不知地高調宣稱為「多元種族和文化的祥和社會」?也許,國人向來自詡的「多元」,實際上只停留在集體層面,還未深化到個體,所以個體的文化選擇權和空間,尤其在宗教方面,畢竟還是很 有限的,往往還是得被森嚴的「族群」、「教群」,乃至「國家」之界限所規定。坦白說,恐怕還有很多人對「個體」和「個體性」仍欠缺概念,遑論信念,只懂得依照權勢者的主觀看法和論述來「歸類」自我的文化坐標和身份。

權勢者高度壟斷文化權和操縱社會文化來對人民「分而治之」之際(如說強調什麼「土著」和「非土著」、「本教」和「非本教」、「國家」和「非國家」之分),卻又要渲染「太平」、「祥和」、「中庸」的氛圍來自我正當化,所以總會動用其話語影響力來製造「多元」的美好印象。殊不知,民間對一家庭內有多種宗教信仰者,或者一學校內有多種族學 生一起學習、玩樂也感到「新鮮」或「安慰」,暴露了大環境其實並沒那麼樂觀。

本國若真的那麼「多元而親善」的話,坦白說,根本不會有人特地關注種族間和宗教間的互動情況,因為「一切平常不過」。正因為不夠多元和親善,所以才有人——即便出于善意——去放大有關互動的良好例子(不好的就低調處理了)。

質言之,平常的個人之間或確實不會在乎彼此的種族、宗教、文化差異——若不是被當權者通過各種制度手段去強化、固化有關差異。現代化更該會淡化種族、宗教、文化之分,但若社會被有欠現代意識,乃至截然反現代的權勢者操控,而人民又懶于或懼于求變,那一切免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