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教爭議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DN COLUMN -

的陪同下,帶著伊法庭庭令抵達北海光華學校帶走7歲女兒,將女兒改信伊斯蘭,隨后其丈夫入稟法庭,與妻子對薄公堂。

孩子成最大受害者

以上所例,不過是冰山一角,也有因技術錯誤身份證有了穆斯林的名字,而被強迫改教。如今年有個案件,一位原住民基督徒的身份證不知何故擁有伊斯蘭名字,連同孩子都被自動列為穆斯林,當局卻要基督徒媽媽到伊斯蘭法庭辦理繁瑣的改教程序方能信奉原本宗教。

這些改教釀成的悲劇,深受其害的是孩子們啊!聯邦政府在去年提呈《1976年法律改革法令》修正法案,允許改信伊教的丈夫或妻子在民事法庭申請離婚,同時禁止父母單方面更改孩子宗教信仰。但不到一年,首相署卻撤回了禁止父母單方面為孩子改教的條文,再一次引起社會擔憂,深怕保守派穆斯林進一步削弱社會契約,加快我國走向伊斯蘭化腳步。

這是社會問題,也是政治課題。事 實證明,倘若允許父母單方面為孩子改教,為社會與家庭帶來的衝擊與破壞是難以估計的,在父母雙方各持己見爭取自己的權益,孩子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對他們的成長不利。令人遺憾的是,首相署竟然向保守派穆斯林低頭而撤回開明的法案條文,這是國家的不幸。

儘管法律保障宗教自由,但是,家庭成員改教的人都生活在恐慌中,他們不知如何應對伊斯蘭局,伊斯蘭法庭甚至伊斯蘭組織的刁難及無理的對待。除了替改教的家長爭奪孩童的撫養權,當局也「熱衷」向已改教的死者家庭「爭屍」,為了爭屍鬧上公堂是常有的案件。

這些沒必要的社會問題不斷上演,都是因為政府沒有辦法擬定明確的法案,以及政治化一些宗教課題。政府應採取開明的政策,解決改教問題,只有通過修改法案與憲法,保障孩童與非穆斯林的基本權益,才能解決。政府更不應該向保守且極端的穆斯林組織低頭,一切政治考量,應該以全民利益為出發點。

國家要進步,就不該被激進的宗教份子左右國家政策,《世界人權宣言》表明「改變宗教或信仰之自由」是基本人權之一。只要政府懂得這個道理,就沒有什麼「改教」爭議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