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療愈的其實是自己

以前採訪動物收容所,所長說名種狗及健康漂亮的狗易被領養,大多人不會挑選有殘缺或生病的動物。陳麗芳卻反其道而行,專門領養有殘缺的動物,家裡的4狗2貓,其中5只帶有殘缺。她並沒有因為不完美而嫌棄它們,反而認為這些可愛的動物填補了她內心的「空」。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報導

unior是一隻馬爾濟斯,一出世就少了一顆眼珠,嘴巴有些歪。陳麗芳說,她並沒有刻意打算領養有殘缺的動物,當初是聽朋友說有一隻殘缺的小狗等待被領養,打算過去看一下,「到了那裡,對方說如果不帶回家,就要把它送到收容所。我一聽馬上受不了,沒有經過先生的同意,就擅自決定把它帶回家。」那是她領養的第一隻殘缺動物。

第二隻領養的Bee Boy也是單眼狗,小時候可能受過傷,一顆眼珠子呈白色,陳麗芳也把它抱回家。5年前,她到檳城探望友人,臨走前朋友告訴她,有一隻因前肢交叉無法走路的法國獒犬,正面臨被安樂死的命運,她又先斬後奏把它帶回家。「法國獒犬是大型狗,它的前肢有缺陷,(難保)以後有誰可以照顧它。可是我又想,難道因為不能走路,這就是它(應有)的下場嗎?換作是人,誰也沒有權力這樣做。」那次先生挑明可以暫養不能收,但最後還是讓她收養了,法國獒犬成了他們家的「妹妹」,而她甚至為了「妹妹」報讀動物溝通課程。

此後,朋友圈流傳陳麗芳專門領養殘缺動物,很多有殘缺的動物因而陸續出現在她的生命裡。她很抗拒被標榜成「有愛心」,也不喜歡別人拿這些殘缺動物作文章,她認為動物也有思想感受,要給予基本的尊重。

光環背后的陷阱

陳麗芳說:「每一個來到我們生命當中的動物,都是想教我們一些道理,雖然當下我們並不瞭解它為何而來。」詢及會否繼續領養有殘缺的動物?陳麗芳搖搖頭,突然告白:「我在學習動物溝通之後,重新檢視自己的心態。我不否認收養這些殘缺動物是在彌補我心裡面的不完整。」她表示:「當初只是覺得它們很可憐,如果不救它們就會死。可是這些年我再回頭看,其實這不過是填補心裡面的空虛。」「我常跟人分享,也許會與動物溝通能讓我在別人眼中變得不一樣,甚至覺得自己特別亮眼。每次進行動物溝通被稱讚神準時,心裡特別開心,但我也清楚,每個光環背後都是一個陷阱。」以動物救援為例,她表示很多投入動物救援者,第一次成功拯救動物時心裡都充滿喜悅,可是繼續下去,十之八九會覺得很累,「如果今天你做同一件事,感受卻不同了,那麼應該好好反思一下哪裡失衡了。」這就是她想說的「光環背後的陷阱」。 陳麗芳把毛小孩視為自己的孩子,允許它們在家自由走動,創造出尊重幸福的一個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