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輪車踩向夕陽

腳車出租行業成了三輪車伕們眼中的巨大競爭者。當然,近年興起的手機軟件召車服務如Uber和Grab,也讓遊客們有了多一種代步選擇。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陳禮映檳城研究院分析員

在檳城,特別是喬治市古跡區,不難發現三輪車穿行街道的蹤影。三輪車不但是檳城旅遊業的一個象徵,也是檳城歷史與文化不可分割的特徵。三輪車曾是檳城歷史上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依據馬來西亞理科大學歷史系講師提拉佳瓦蒂(V. Thilagavathi Gunalan)的文章《從人力車到三輪車:檳城的交通史》(Daripada Lanca Kepada Beca:Sejarah Pengangkutan di Pulau Pinang)里資料所示,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的這時段曾是檳城三輪車的鼎盛期,據悉共有超過2500輛的三輪車穿梭于街道上。

三輪車業青黃不接

隨著時移境遷,三輪車已從人民的日常生活中退出,現多為旅遊業的遊覽觀光工具。三輪車的數量也從早期的逾千輛降至近年的百多、兩百輛。有鑒于此,檳城研究院于2016年開始進行了《回到三輪車時代》(Back To Beca)的研究項目,並對喬治市區的112名三輪車伕進行問卷調查,以瞭解他們所面對的困境和日常生活。

這項研究選擇了喬治市為依據點,是因為檳城大部分的三輪車伕都聚集于喬治市這一帶。調查結果顯示,檳城的三輪車行業面臨了各種不同的挑戰,身在其中的三輪車伕更是過著清苦不堪的生活。這些挑戰包括了以下七項:

一,三輪車伕的平均年事已高。112名三輪車伕的平均年齡為60歲、高達89%的他們介于50歲和90歲之間。這也顯示檳 城的三輪車行業已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 40歲以下的青年更對此行業不感興趣。其中一位名為劉錫貴的先生,現今87歲,踩了68年的三輪車。因此,他也成了檳城年事最高和服務最久的三輪車伕。若這行業人口持續老化而缺少新血傳承,終有一日將不復存在。

月收入低于1500

二,過半三輪車伕皆無住所。不但平均年齡高,更有55%的三輪車伕是流浪街邊、以三輪車為家。當我們每晚都躺在舒適的床上入眠時,他們的夜晚卻是無家可歸的。多數無居所的三輪車伕都在檳城龍城酒店(Cititel)附近、光大和新光大廣場(Prangin Mall)周圍流浪度過夜晚的。不但如此,近七成的三輪車伕皆為單身。沒有眷屬照顧和陪伴的他們,不是依靠在三輪車上進入夢鄉,就是在街邊流連。

三,每月收入不高。調查結果顯示,高達96%的三輪車伕月入低于1500令吉。不但如此,共有40%的三輪車伕每個月只賺取900令吉以下的收入。這數目比《第十一大馬計劃2016-2020》里所提及的馬來西亞半島貧窮線(930令吉)還低!此外,有七成的三輪車伕是租借三輪車來載客,因而必須每月繳付平均約71令吉的租用費給三輪車車主。

四,三輪車收費不一。目前的三輪 車行業並無統一的收費。依據調查結果顯示,高達50%和25%的三輪車伕收費分別是每小時40令吉和30令吉。其余的三輪車伕則各自向乘客收取不同的費用,通常開價每小時收費介于20令吉和50令吉之間。

五,三輪車行業面對的競爭者。縱使85%的三輪車乘客是外國遊客,三輪車行業仍舊面對競爭對手。走在喬治市古跡區,不難發現有些遊客都三五成群地踩著單人腳車或雙人腳車等等。高達70%的三輪車伕強烈認為,近年來所湧現的腳車出租行業已經很嚴重地衝擊了三輪車行業的生意。

公眾乘搭率不高

因此,腳車出租行業成了三輪車伕們眼中的巨大競爭者。當然,近年興起的手機軟件召車服務如Uber和Grab,也讓遊客們有了多一種代步選擇。

六,公眾的搭乘率不高。《回到三輪車時代》也對249名公眾進行問卷調查,這包括馬來西亞人( 49%)和外國人( 51%)。高達83%的問卷受訪者都不曾在喬治市搭乘過三輪車,他們當中更有近七成表示不會考慮使用三輪車。這是因為他們:更偏好步行( 18%)、認為搭乘三輪車是不必要的( 15%)、偏向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9%)、覺得三輪車收費昂貴(6%)、更關心安全問題(6%)、認為三輪車的速度慢(6%)、憐憫年邁的三輪車 伕(5%)等等。

然而,當中也有1/10的人士因為不想曝露在炎熱的天氣下,而不考慮使用三輪車。這些種種因素逐漸導致三輪車的行業越來越難招到乘客。因此,同行間的競爭也在所難免。

回到三輪車時代

七,三輪車維修與製造業的沒落。每當提及三輪車行業,除了三輪車伕和乘客都互相依賴並存之外,其實三輪車維修與製造業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容忽視。延續了家族逾百年的生意、當上了「合發」店號的第四代繼承人,朱友春先生可說是檳城僅存的三輪車維修與製造者之一。

在這行業服務了將近三十年的他,如今也已60歲,然而膝下的孩子們並無意繼承父業。如果未來沒人承襲這一行業的重要使命,而少了懂得維修和製造三輪車的相關人士,三輪車行業也將岌岌可危。

上述的七項挑戰,不但讓我們瞭解到三輪車伕所面對生意上和生活上的雙重困境,更有跡象顯示檳城的三輪車行業已逐步踩向夕陽。為了促使三輪車行業得以傳承和延續下去,檳城的官方和民間已採取各種方法去協助三輪車行業。當然,檳城研究院的《回到三輪車時代》研究項目也將針對上述的挑戰提出建議。謹請關注下期的文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