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席相爭何時了

事實上,盟黨之間實力與企圖心的消長,會週期性威脅國陣式政治聯盟的穩定與和諧。1959年,馬來亞舉行獨立后第一屆大選前,巫統與馬華就爆發議席爭端。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黨部有自主權,也讓議員能更紮實地代表選區民意,促進黨內多元生態與民主,避免 綱獨斷。

議席分配權歸中央

在馬來西亞,多元族群的選民結構使到每個政黨都只能在特定類型的選區有勝算,而國陣式的永久性聯盟則硬性地把選區分配給各成員黨。選區分配與安插人才的需要,讓黨中央隨意調兵譴將,壓縮了地方黨部的自主。當政治新星或社會賢達被徵召成空降部隊,中央欽點人馬與地方派系要角就容易出現矛盾。

最糟糕的是,開荒牛蹲點去耕耘艱難選區,等到略有勝望時,可能卻換來傘兵接手。若決定出線的最重要因素是領袖關愛,而非基層認可,長此以往,誰會那麼傻早早去耕耘選區?由黨中央決定候選人,雖然可擴大人才的來源,卻也常容易使候選人和地方脫節,或削弱候選人耕耘基層的誘因,反而可能影響勝望。

不能由下而上決定候選人,受影響的不止是個別政黨的競爭力,也包括聯盟整體的競爭力,因為競爭力強的盟黨不能取代競爭力弱的盟黨上陣。

事實上,盟黨之間實力與企圖心的消長,會週期性威脅國陣式政治聯盟的穩定與和諧。1959年,馬來亞舉行獨立后第一屆大選前,巫統與馬華就爆發議席爭端。馬華總會長林蒼佑擔憂巫統在伊黨的競爭壓力下會單方面修改憲法,要求出戰1/ 3選區,以便它只要全勝就掌握修憲的否決權。結果,巫統通過陳修信派系架空林蒼佑,壓下馬華的訴求。

國陣解決爭端手段

經此一役,聯盟乃至以后國陣內部再沒有盟黨敢挑戰巫統霸權。反而是越來越強勢的巫統需要更多席次來擴大官場。巫統的解決方案就是增加議席。于是,我國國會從1965年馬新分家后的144席,增加到2005年的222席,而巫統參選的議席也從1969年的46.53% 同步增加到2008年的52.70%。

因為選舉委員會形同國陣家臣,國陣不但可以任意重劃選區來提升成員黨的勝算,甚至還可以為成員黨度身訂造新選區。2004年,多年不參選的人民進步黨重出江湖,民政被逼讓出太平給前者黨主席卡維斯,而獲得巫 統讓出武吉干當作為補償。2008年,卡維斯再次上陣太平,巫統收回武吉干當,另外讓出宜力國席給民政。

當時霹靂州務大臣達朱羅斯里就公開承諾,選后增加新選區時會特地畫出一個給人民進步黨,公然私相授受國家名器。2008年政治海嘯后,國陣失去2/3國會多數,不能為所欲為,最后更在淨選盟壓力下停止定期增加議席的做法。

除了增加議席和重劃選區,國陣還有各種大大小小官位來安撫未能上陣的失意者,因而得以維持和諧的表象。今天在野黨既無增加席次和重劃選區的便利,也無政治酬庸安撫的資源,彼此之間爭爭吵吵甚至出現多角戰,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希盟要走國陣老路?

問題是,如果希望聯盟有一天執政了,黨際與黨內的競爭只會更加激烈,要怎樣解決這種「結構性」的紛爭?增加議席和重劃選區嗎?用各種行政資源和官聯公司高位來安撫失意者嗎?

要防範希盟走上國陣破壞國家體制來換取聯盟穩定的老路, 選舉制度必須重新設計,首先允許盟黨之間的競爭──各盟黨上陣的席次不能一成不變,而應該反映民意支持的消長。

解決方式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給選民兩張選票。第一張選票其實是現狀,以FPTP選出選區議員。第二張選票則是政黨票,行政單位不分區而設有多個議席,政黨提出列有多位候選人的名單,選民投選政黨,議席再根據政黨得票比率分配給各政黨。

如此一來,盟黨在選區方面依舊互不競爭,在政黨票上卻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而盟黨之間政黨票的消長,甚至也可以用來決定選區的未來提名權。這種良性競爭,就可以鞭策各盟黨不怠惰不自滿,從而提高聯盟的整體競爭力。與此同時,政黨名單同時可以容納政治明星,減少中央空降傘兵的需要,從而強化地方黨部的自主。

馬來西亞立國已經54年,不應再把殖民地主子留下來的典章制度都照單全收。下一次讀到政黨搶奪選區的新聞,我們不應該再哀歎:為什麼政治人物不是聖人,而應該詰問:為什麼選民不能投選政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