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家中一分子 就要擔起責任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長子鄭亦洋今年7歲,就讀的小學就在住家隔壁,但鄭聯城和太太仍是堅持輪流接送。長子和鄭聯城的興趣相近,對烹飪也顯露興趣,「他愛吃,所以特別關心廚房的動靜,我有時心血來潮會給做好的菜拍照,我跟他說把這些食物一一拍起來,因為將來我老了,他可能會懷念我做的菜。」兒子聽得懂這段話的含義嗎?鄭聯城不敢確定,「他好像懂,他說那就拍起來吧,那他以后就可以按照片上的做。」對鄭聯城來說,烹飪的手藝和為家人做菜的用心是他能給孩子的另一種家教。

鄭聯城在太太懷孕時開始學做菜,母親還在世時,他會主動請教,后來孩子出世了,他也沒有就此拋棄「煮夫」的身份。他不好意思地笑言,從前偶爾會分擔洗廁所的任務,但近來工作越來越忙后,就只分擔伙食的部分,「太太雖然是家庭主婦,但帶孩子不容易,她情緒不太好時還要兼顧飯菜,我會自己跳出來說『我來我來』,畢竟我對下廚這件事真的不感到厭惡。」話雖如此,男人始終害怕瑣碎,他也不怕直言自己不喜歡備料和善后,他笑說:「所以有時候我像大廚一樣,到握鍋剷時才出場。」

太太魏麗蓉原先從事會計工作,誕下現年5歲的幼子鄭亦惟后便辭工成為全職媽媽,她說:「因為小兒子是早產兒,為了給他更好的照顧,當時也沒多大的掙扎,生產后大概2個月就決定回歸家庭。」如今幼子也已上幼兒園,但魏麗蓉還是願意留守家中,陪伴他們成長,「這些年都是自己帶孩子,每天和他們相處,若現在要我回 到職場,一來捨不得,二來不放心。」她有感:「其實為人父母能和孩子處在一起的時間也不長,將來他們長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就不似現在這般需要你了。當然,到時候我們倆(和先生)也會有自己的生活。」

滿足孩子對父親的期待

一家人能時時刻刻在一起是大部分女人的嚮往,先生在家工作,也願意掌廚,魏麗蓉說:「他喜歡煮就讓他去煮,況且我覺得他煮得比我煮得好。」鄭聯城透露,自己曾問過太太是否享受下廚,「她說並沒有很喜歡,但根據我的觀察,當她花心思做了一道菜,大家都喜歡,吃得很開心,她自己也會很高興。」正好他們有一對溫柔貼心的兒子,「他們總是說我們做的菜100分,如果不是那麼喜歡的,他們也不會打低分,會說99分。」那孩子們是否分得出菜是出自媽媽之手,還是爸爸的傑作?「如果沒看見誰在煮,他們分不出,除非是一些特別的菜色,只有我在做的料理」,鄭聯城說長子會特別要求他在週末早上準備美式早餐,不可缺少的是西式炒蛋(Scramble Eggs)。

趁著家長不留意,和放學回來的鄭亦洋說起了悄悄話。「爸爸還是媽媽做的菜好吃?」他悄聲回答:「爸爸」;「有什麼食物是希望爸爸做的?」他倏地眼神發光,說:「西式炒蛋!」對現時的他而言,爸爸就是能夠變出西式炒蛋的魔法師,而鄭聯城自然希望,兒子長大后會記得曾經如此期待父親的料理。

去年初創立自己的公司前,鄭聯城在跨過廣告公司李奧貝納(Leo Burnett)擔任設計主管,他不諱言從事廣告設計和品牌塑造相關的行業,有到國外發展的機會,「若是到中國發展,平臺大酬勞也高,但是顧慮到家庭,我選擇在這裡扎根。」男人對家庭的參與感低,是真的因為玩心不減,自私地不想割捨自由嗎?鄭聯城認為:「凡事都有代價,走進婚姻,組織了家庭,就要自我調整,但也不要放棄得太多,否則當家庭無法給予相應的情感回報時,會有『我犧牲了那麼多,卻不被珍惜』的情緒。」他鼓勵為人夫、為人父者事業家庭兼顧,並強調男人一旦在家庭的投入和付出上獲得滿足感,便會沉溺其中,因為所有人都希望被視作家庭裏不可或缺的一員,而父親這個角色本該有厚度。(3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