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書院之華教始源說

翻開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歷史的論述,第一間華文私塾是于1819年創立于檳城的五福書院,事實上這是一場誤會。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李亞遨林連玉基金副主席

翻開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歷史的論述,幾乎海內外的說法都相當一致地認定「有史跡可考據」的第一間華文私塾是于1819年創立于檳城的五福書院。事實上這是一場誤會,源于1980年代董教總人士對于這段華教歷史的誤讀。關于這一點,鄭良樹教授在他的于1998年出版的巨著《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史》第一分冊中,曾經以三頁篇幅進行了很詳盡的討論。

他說:「此說最近頗為流行,而且幾乎成為定案……實際上,這是一種誤會。」並點出問題出在1950年代檳城老教育家、《檳城散記》作者鄺國祥下面的話:

「本城吾僑社團,約兩百余單位,其中最早成立者為謝氏宗祠……。其次為五福書院,成立于嘉慶二十四年,與萊佛士開闢新加坡同時……。譬如五福書院(今牛干冬商務校址),其原日地址,就是現在義興街那所古色古香的慎之學塾……」

鄭博士指,說五福書院成立于嘉慶二十四年(1819),顯然與〈重修五福書院小引〉不合,鄺說恐怕有誤。鄺氏行文之中,屢屢以后來新取「書院」之名,稱呼舊日的「堂」,而且,又說五福原址就是今日的慎之學塾,所以很容易啟人誤解,以為五福堂本來就是五福書院,本來就是一所學塾,並且創辦于1819年。

又引述鄺文說:「我以為在往日,這『五福書院』,必為一所如爪哇的明誠書院、星洲的萃英書院同性質的私塾,不過年深月久,無人繼續辦理,遂一變而為聯絡感情的會館了。故在馬華教育史上言,五福書院當為馬來亞最早設立的華校。 ……不然,我們的先輩為什麼把聯絡感情的會館,安上『道貌岸然』的書院之名呢?既然是書院,為什麼會變成會館呢?這就如剛才所說的,無人繼續辦理,或者學子不多,師資難得,遂致停辦。話雖如此說,但我人總不能確實斷言五福書院為學塾,只好存疑。」

鄭最后評論說:根據堂內所藏最早的一塊碑刻來看,原名叫「五福堂」;「五福書院」之名,始見于后期的兩方碑刻;所以「堂」在先、「書院」在后,這是可以肯定的。鄺國祥沒有見過碑刻,只憑想像,所以顛倒來說,卒造成誤會。……其實,鄺也知道他只是臆說而已,可惜后人將他的話當真了。(註1)

追溯創立的年代

之后再有檳城歷史學者鄭永美在《星洲日報》2000年7月30日發表〈是私塾還是鄉會?五福堂非華教起源〉的談話,指出:「在心存疑竇下致力鑽研,如今確定了依據現有可考證的文獻和遺物,根本不能佐證五福書院是大馬華教的發源地,而且發現它的創辦年份,有跡可循的是1857年,比1819年遲了38年……五福書院一來不是私塾,實為一所鄉會,二來可追溯的創立年代是1857年,缺乏確鑿證據如地契說明它擁有181年的歷史。」

鄭永美引述南洋史權威顏清湟博士的說法,即大馬華教的發源地是在馬六甲。他在《新馬華人社會史》寫道:「我們不必去考證新馬區的第一間華校是哪一間,但可以肯定的是, 1815年前后,馬六甲已經有三間由基督新教士創辦的中文學校(註2)。」又引述收藏南洋史料最豐富的學者陳育嵩,在《椰陰館文存》的一篇 〈馬華教育近百年史結論〉這麼說:新加坡萃英書院(義學)成立,這是第一所華人共同設立的教育機關……, 34年后, 1888年,檳城南華義校開辦,可惜不久后便停辦了。陳在文中完全未提及五福書院作為私塾的存在。

語焉不詳造成誤解

儘管學者有此努力,由于董教總在華教界的權威地位再加上先入為主產生的作用,造成已然釀成的錯誤難于改變過來,以致事過多年后,今天仍有研究者要一再的提出這個誤讀歷史的問題。

今年1月6日,張少寬先生在《光華日報》發表〈是私塾還是會館——五福書院待商榷〉,開宗明義說:「多年前,記憶中好像是董教總機構出版過一部有關全馬華校的刊物,裡頭談到五福書院,並譽為全馬最早成立的華校。我當時立即致電怡保該機構的人,指出這段話不確實,會誤導讀者,並提出一些證據,希請糾正。」

而在我們籌備林連玉基金今年6月出版的《通訊》時,又有華研前負責人程道中先生來電表示解鈴還需繫鈴人,董教總方面應該主動糾正錯誤,以免繼續誤導人。

然則,回到鄺國祥的問題,「我們的先輩為什麼把聯絡感情的會館,安上『道貌岸然』的書院之名呢?」對于這個問題,學界后來也弄清楚了。

王琛發博士在2000年在中國漳州發表過一篇很精彩的演講〈清末民初新民教育對馬來亞華人意識的影響〉,他說:「翻一翻英國的檔案,我就發現到五福書院最早的時候是以五福堂的名字去註冊,結果被英國政府拒絕了,拒絕的原因是什麼?因為你本來是秘密結社。

我后來再到那裡面看它的神主牌,然后我照著一大堆放在那邊的神主,很笨的逐個對照對照英國人資料上的秘密結社黨人名單,一比之下,哇,這個書院裡的學生全是學『詩詞』的。我為什麼說他們都是學詩詞的呢?因為秘密結社有很多內部傳授的詩詞和手勢,黨人互相認可身份,都是依靠詩詞內容和手勢符號作為暗號。他們是另類的中文系,專研詩詞和符號學。這些先人神主,上邊的名字,幾乎都是來自當地天地會支系的海山會黨。

依據馬六甲起源說

「……再后來,我又從中國清代廣東官方文獻發現到乾隆年間廣州府嚴禁宗姓結盟,除非真的是互有血緣關係,否則就無法建立聯合的宗祠。清朝的廣東政府取締非血緣結盟,就是要防止他們結黨乘勢、包括支持城裡鄉間的互相械鬥,或為亂黨所用;而上綱上線的理由是這些非血緣結社『破壞倫常』。

那些沒有辦法結盟的宗姓組織,為了增大自己跟別人鬥爭的實力,它們就托稱為書院,告訴當時清朝政府,這是給他們世子讀書的地方。……這種以『非血緣』模仿宗祠,是擬血緣結義兄弟的共同祠堂。如果現在你去看那些高中課本,說1819年的五福書院是學校,那是錯的;它根本是依廣州府人的方言紐帶而形成共同福利的會黨,由會黨祠堂回應著社會變遷賦予他們更新歷史任務,進而演變為維護廣州府人在當地共同福利的會館。」

帶著以上的認識,林連玉紀念館于2014年籌備「百年華教史」展區內容的時候,對于馬來半島早期華文教育歷史的處理,即以顏清湟博士的馬六甲起源說為根據,希望本文有助于此段歷史的澄清。

註1:鄭良樹引文,見《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史》第一分冊(馬來西亞華校教師會總會,1998),頁3-6。

註2:此說與1820年出版的教會刊物《印中搜聞》( The I n d o - C h i n e s e Gleaner)的記載有所出入。原記載是說:「約五年前據說馬六甲有8所供福建籍孩子唸書的華校,收容約150名學生,以及一所廣府學校,有10或12名學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