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首屆歐 -

編者的話│ 銜著陽光咬著月光的一隻鹿,讓秘密藏在風裡,期盼與羈絆留在湖裡,故事就可以掀開新章。

特約 風與雨造愛,生出陽光 如同我與生命交媾 誕出肉體 因此我在湖上 在雲上、在地表上 那是—— 一段折合式的道路。 通往桀驁的國 要的時候沿著走 不要的時候,一折 收攏口袋中 天空還未卸妝 ——赤裸的玫瑰色,如張纖薄的思念 蒙紅了眼。 也許這樣,風那邊 ——掛住的心,在低鳴 在湖面如鏡中擱淺 而什么時候,一隻遲來的鹿立于湖中 像沉默一時趴著,一時仰望 風是它故鄉。它常回去 去整理去新添,那藏住風裡的秘密。 因此,每每暮色薄如時光 那架飛機帶著風的光臨 總害怕即將降落的引擎 會割破會攪爛一切 有時,鹿會銜著陽光 鋪墊在湖上,養一個荒劇般的下午 更多時候,它銜著一束憂傷 為湖面縫補一個個殘舊的洞口 主樓工程的聲響,揚起塵沙。 最后一顆落下,竟重傷了那一句句 瘦如細針的吶喊——「你還好嗎? 你在哪裡?」淤青的吶喊到最后 淡暗成一具幾乎唾手可得的背影 直到街燈吞掉夜色也吞掉了你 可湖還在鹿也還在,有些話仍然期待能夠—— 穿過湖邊蔥綠的細樹。穿過空山深澗的涼水。 亞馬遜河的彎彎長流還有撒哈拉沙漠的駝鈴響聲; 尼亞加拉瀑布夕陽 都市的繁華醉紙; 雙排商店外的人潮,再穿過大學城的那一夜; 以一口氣跑地球十圈之勢,穿過那銅鐵石壁的心 ——我們沿著散步可好? 總有人喜歡尋找理想國。厭倦了 封閉式的公寓,想著離島的草屋 厭倦了職場上的爭吵,想著在絢爛花叢中養蜜 厭倦了地鐵人群的繁雜 ——想著歸鄉隱居 而世界被藏在我的肚中, 整張湖都是我拆卸式的皮革 魚游在身上,有白晝亦有 黑夜。理想在湖中漂浮, 總會莫名被噬去半邊 生命躲在石堆裡安身立命 卻常常驚動了能纏足的 水草。至于貝殼與自由 只是靜靜躺著,如同死者。 倦了不用逃離亦無法逃離 因為湖會繼續流動,生物 會繼續爭鬥、明早的颱風 依然會來。而這些只不過是 ——來自我,一隻披著湖水的鹿。 我是一隻鹿,啊 一隻 信現實烏托邦的鹿。 即便黑暗來襲,我披著湖水 一滴不留,任其肆虐 湖終其一生也只是個凹坑。 我是一隻鹿,啊 一隻偶爾走在雲上的鹿。 風永遠纏不住雲,草屋是另一個公寓 正如爭吵只不過是花毒。都市裡的每一個人 都是一則故事,是靜謐的夜遠遠的鄉鎮最動人的聽筒。 我是一隻鹿。咬著月光,在湖中 偶爾趴著、偶爾仰望。 風已止,一顆心還蕩漾在湖上。 肉體不耐衰老,如同陽光 于是我與生命再次交媾 誕出了新的肉體 因此我在湖上 在雲上、在地表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