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九月天 , 群蛙起義時?

Oriental Daily News - - 全國新聞 -

七月過完了,敦馬哈迪和「阿JIB 哥」的 生日蛋糕也切過了,銀子也派得 差不多了;青蛙鼓譟了,燕子飛了,戰 鼓擂了,東風吹了,東馬動了。沙巴兩 位議員宣告情歸民聯,國陣大佬處變不 驚,但底下卻是暗流洶湧,驚濤拍岸。

沙巴這兩位國會議員拉津奧京和 威弗烈邦布寧(Wilfred Bumburing) ── 雖然說不上是什么頭面人物,但 對國陣的衝擊還是不容小覷。兩人同 時登台唱戲,宣稱「為沙巴人民利益而 戰」,除了把固若金湯的沙巴州打開了 一道缺口,使民聯在沙巴的國會議席由 1席 增至3席,在心理上更鼓動了其他有 心「棄暗投明」的各路人馬趁大選前抬 高身價,只待西風送暖。如此一來,七 天前方迎59大壽的「阿JIB哥」、三週 前才過87大壽的敦馬,竟被「兩蛙」打 亂方寸,這個七月也真的太邪了。

七月夏日炎炎,八月迎來佳節, 九月解散國會 ?不單政治觀察家、政治 工作者或是政壇風水佬,連測字攤的智 慧鸚鵡也要罷工了。

從八月到明年四月,未來九個月 總有一次成功測中的機會;可能舉行的 選舉中,沙巴其他政客會否蟬 過別枝, 動搖州本?砂勞越又是怎樣的風景?風 雨如晦,蛙鳴不己,九月底財政預算案 后解散國會之說,大概也靠不住了。

為什么大選可能落在九月?九月 底財政預算案后解散國會,靠預算案 堆砌的「美好感覺」或能吸票於一時; 但兩名沙巴議員一動,為防更多議員 跳槽,納吉一是閃電大選,力挽狂瀾於 既倒,二是重長計議,佈署新一輪的攻 略。蔡細歷和許子根兩名國 陣成員黨 黨魁先后開腔談候選人,等於是上了風 火輪,只待納吉令下就風風火火陪練陪 跑,水裡去火裡來;蛙鳴一響,方寸即 亂。人人都說東馬是「定存州」,如今 定存似乎不牢靠,東馬政情固然如此, 西馬政客莫非就人人心如止水,個個向 黨交心?

308政治大海嘯,馬來半島(西 馬)的國會議席,國陣只比民聯多了5 個(國陣85席,民聯80席),五十年基 業搖搖欲墜;幸有東馬護航,57個國席 中,國陣獨佔55,民聯僅得2席。霹靂 州民聯政府因青蛙跳槽而崩解,但國陣 得到的是政權,失去的卻更多。如果風 水輪流轉,東馬形勢因青蛙而逆轉,只 能嘆「成也青蛙,敗也青蛙」。若是西 馬政客也聞蛙起舞,東成西就,民聯可 能靠群蛙起義而掌權。此說看似滿紙荒 唐言,實際上就是目前的形勢。

想當年,民聯共主安華放話要來 個「916變天」,在的「馬來西亞日」 當天拉攏國陣議員加盟民聯,以「兵 不刃血」方式奪權。此言一出,國陣 人人自危,兵荒馬亂之際,為阻安華 奪權,特遣數十議員訪問台灣,參觀農 業;民聯也尾隨而至,一時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過后,「阿JIB哥」力推 1 M a l a y s i a, 把 9 月 1 6 日 定 為 「 馬 來 西亞日」,給馬來西亞的成立定了官 方說法,也安撫南中國海對岸那些蠢 蠢欲動的心。

因此,如果九月有動靜,絕並 怪事。民聯共主安華這兩個月東馬走 透透,為的是那般?沙巴兩位國會議 員拉津奧京和威弗烈邦布寧「先建組 織,暗通民聯」的模式,早有寧為雞 首,不為牛后的沙巴公正黨前主席傑 菲里率先表演,日后若有其他政客發 揚光大,也就水到渠成。至於這是否 安華「916變天2.0」版,就得看大 勢。

若是大選出現「懸峙國會」的形 勢,這些環繞在國陣和民聯兩大陣營 中的小黨,不僅身價百倍,更成了不 折不扣的「造王者」。「成也青蛙, 敗也青蛙」的詛咒,可以出現在民 聯,也可應驗在國陣。

不論形勢怎么么變,沙巴群雄並 起,群蛙爭鳴的時代己經到來,它們 都會高舉「為沙巴人民利益而戰」的 大旗,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

黃金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