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布发现新大辣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ose -

古早味中,“辣”姗姗来迟。而任何食物加了辣椒,就不再是原来的

味道,扯上了“包容”。 TEXT 风子

说个小故事给大家听听。我和老婆都吃得了辣,几乎每一餐,离不开辣。三峇( sambal)、酸辣、麻辣的料理,基本上老婆都弄得出来。

在爸爸妈妈的熏陶之下,我的儿子却出奇地抗拒辣;碰到一点辣,就呼天喊地。他甚至看到卖相好像有辣(实际上是番茄汁)的红色食物,也避之则吉。

小女儿呢,情况却完全相反。她馋嘴,只要是有人在吃东西,都要来探个究竟。有时不小心沾上了辣,呛得她一边找水喝,一边眼泪汪汪。等她稍微解了辣,又过来看着刚才吃到的辣食物,跃跃欲试,时常逗得我们开怀大笑。

由此可见,吃辣可能也需要一些天赋。

四百多年

说起美食,很难不说辣。

先别说世界各地的道地辣味美食,很多并非纯粹以辣为主的食物,都有辣椒的陪伴。

比如我们时常吃的鸡饭。相信很多人吃鸡饭时,少了鸡饭专属的辣椒酱,会觉得怪怪是吧?去某快餐店吃炸鸡,吃薯条,不能没有辣椒酱吧?吃碗云吞面,也要有青辣椒吧?

看起来,辣椒已渗透我们食物料理的方方面面。仿佛从开始有人类那一刻起,辣椒就是我们日常所需。

其实,辣椒真正广泛进入华人的食物圈子,才四百多年。相对于中华文明的五千多年,四百多年,显得有点小巫见大巫。

是的,我们古老的祖先并没有吃过辣椒。所以在老祖宗留下来的甲骨文里,没找到“辣”这个字。

辣椒故乡

那么,辣椒从哪里来?

用辣椒做料理的,来自中南美洲的先民们。辣椒原来是中南美洲的特产。

曾经有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公元前7500年,距今九千多年前,墨西哥的古印第安人就开始种植辣椒。(印第安人是美洲土著的统称,不是指单一民族。)

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后,把辣椒带回到欧洲,然后再遍及世界各地。

好笑的是,致力于寻新航道,要去亚洲找香料的哥伦布,不但把美洲当亚洲,还把辣椒当胡椒呢!我猜这哥伦布是吃不了辣的人,所以没亲自试吃,分不清胡椒和辣椒吧?

根据历史记载,哥伦布相信地球是圆的,认为向西航行,最后会到达东方的亚洲。他到了美洲,把当地土著称为印度人—— 他以为他所到的地方是印度。

哥伦布也把他发现的辣椒称为pepper,英文pepper本来专指胡椒,到了今天, pepper也可以是辣椒和胡椒的通用词。

也许你会问,那辣椒从中南美洲传过来之前,我们的祖先不吃辣吗?

辣椒还没漂洋过海传入中国之前,据说主要有三大辛辣调味材料:花椒、姜、茱萸。汉朝开通西域之后,胡椒也加入战围。

这四种材料,有的偏向辛味,有的带出麻的感觉;和辣椒的刺痛感比较,少了一些些的刺激。所以后来辣椒一登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炎黄子孙餐桌上不可或缺的食材和调味料。

不是味道

辣是一种痛,不是一种味道。因为辣不是靠味蕾传达到我们神经,而是通过痛觉纤维传达。

我们可以从“辣”字的演变,窥探一下,我们老祖先对辣的感受。“辣”这个字,从“辛”演变而来。“辛”这个字,除了有辛味的意思,也有辛苦的意思。

那甲骨文,怎样形象地表现出辛苦呢?“辛”字,是一个人倒立过来的形象。想像一下,人如果倒立,头下脚上是什么感觉?对,就是辛苦的感觉。

吃辣也是辛苦的,因为那是一种痛。后来“辛”演化成“辣”,辛的右边加个“朿”(演化到现在变成了“束”字)。“朿”这个字很有趣,来自刺激的“刺”,去掉刀字旁。

辛和朿加起来,表示辛辣刺激之意。

享受餐桌上食物的时候,有时觉得味道平淡,你可能会放些辣椒提升口感。

在辣味的刺激下,打开你的胃口。适当的辣有益身心,过量一定会有所耗损。或许有一天你会发觉,任何食物加了辣椒,就不再是原来的味道。

人生亦如此,过份着重于修饰,就会丧失初心,迷失自己。吃辣之人,已品尝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或许更加能够谅解,包容别人。

可以吃得很辣,超辣,甚至麻辣,却要牢记做人不能太辣,过于刚猛,就容易折损。

风子,原名陈光前,青年一枚,擅于天文、史学、汽车知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