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 CHENG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resence -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郑志刚,谁啊?大有来头,但是他说“别提我的背景”。他的想法和愿望,成为主打。他强

调人们要有“精神上的东西”。艺术能做什么?他亲身做给大家看。 TEXT 真挚

“别提我的背景,重要的是我的愿景和梦想。新世代读者不会对我的家族有兴趣。”

跟郑志刚Adrian Cheng的访谈结束前,他这样告诉我。他说,提他家族——太无趣了。

我笑说,他这段话用来开头最好不过。当然,必须提他家族,毕竟,相当多新马人对他不太熟悉。

郑志刚的祖父是郑裕彤( 2016年离世),香港四大富豪之一。他是长孙。传言,他将成为父亲郑家纯之后的第三代掌门人。

郑氏家族的企业帝国,涉及房地产、商业零售、珠宝、博彩等业务,家族旗下最重要的两大上市公司: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从事房地产业务)、周大福珠宝集团。

郑志刚目前是新世界的执行副主席,参与管理家族所有业务。他也是K11购物艺术馆、K11艺术基金会的创办人兼主席。

K11,是他的知名“代表作”之一,对准新一代口味,走新思潮新作风路线。简单来说, K11是艺术与商业结合的购物中心。

第一个K11于2009年开业,位于香港尖沙咀,进驻的都是“有品味,有文化”的商户,还把许多有内涵的品牌引进中心,并在商场内展示上千万港元艺术品,以及本土艺术家作品。

2013年开张的上海K11,因展出莫奈、达利等艺术大师作品,为人津津乐道。估计到2023年,公司在九个中国城市,将有29个K11相关项目。

2010年,郑志刚创立K11艺术基金会,扶植 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和艺术家发展;也与世界各地知名艺术机构合作,举办艺术项目,提升公众鉴赏力等。

穿衣 潇洒型

访谈开始,先问郑志刚的爱好。

“我喜欢远足( hiking),爱去艺廊、旅行。我好奇,喜欢探索有关手工艺的东西、跟人交流、了解世界发生什么事……基本上就是收集经验,探索、发现。”

每次初访一个国家,除了了解当地商业环境,他会“探访艺术家,从遗物、陶瓷、艺术,认识该城市的过去与传统”。

“不只参观博物馆,探访艺术家工作室也很重要。我通常会通过艺术家、匠人、技工的视角,探索社会文化结构。”

现年38岁,郑志刚一副娃娃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貌似知识分子或艺术家。

在他下榻的酒店进行拍摄,之前公关跟他说了,我们希望他穿大衣。看他穿着汗衫、运动裤、运动鞋来到现场,公关不意外,我也不意外,心想:爱艺术的人,总有些不一样。

事前,看过一些报导,知道他爱穿球鞋,几乎从不打领带,即使在应该穿皮鞋的商业环境,他仍是球鞋配西装无领带。

“两个原因。一,我不喜欢(盲目)顺应某些条规,穿西装也不是商人的定义;你是梦想者,或有远见卓识者,你的创造力比你的穿着更重要。二,舒服,别给自己太多约束。

如果出席婚礼,主人特别要求宾客穿晚礼服的话,我会照做,但不会戴领带,因为不需要。我不喜欢戴领带(或领花),这不是我穿着的一部分。”

笑问他,下属可否穿拖鞋上班?他说可以,只要“style yourself well ”(搭配得体)。

“我还是会穿大衣上班,不过整体感觉比较非正式,较轻松。穿大衣是对工作环境尊重,但不必过于拘泥于从众。新一代的人不会盲目跟从。我穿大衣、穿工作衬衫,我不须要打领带。”

创思 敬艺术

说话很快,思维很快,一个简单问题可以举一反三,洋洋洒洒几分钟。

看过一篇访谈报导,记者说郑志刚有种傲气。也许因为出身,他言谈举止十分有自信,而且乍接触时有点距离感,所以觉得他有傲气吧?

我的感觉:他并不高傲自大。若真要说有,是“好的傲气”或傲骨吧?

约40分钟的近距离接触,第一次见面的初步印象:他不太热情,但也没有拒人于外的优越感。可以这样说,他具有艺术家的作风。说他是新世代文化企业家,应该更恰当。

K11

“我念人文,也在京都修读艺术(他2003年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取得东亚研究文学士荣誉学位,之后在京都修读日本艺术和文化一年),给了我创办宣扬的热忱——宣扬某种文化,真正建立中国的文化认同。这也是一种使命。

K11在香港非常成功,销售额在三年内取得双位数增长。然 后我们到上海去。对,一、二线城市比较能接受这样的新颖概念——把社会创新( social innovation)融入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但,随着一个城市变得更富有,人们要有‘精神上的东西’ (整段访谈他用英语,这时候第一次用中文说这句话),然后希望找回文化认同( cultural identity),所以我们孵化( incubate)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家、设计师、策展人,并也培养观众。”

从K11购物艺术馆谈开,他很自然地切入K11艺术基金会。“所以我们也跟世界接轨,跟MoMA PS1(纽约PS1当代艺术中心)、Palais de Tokyo(位于巴黎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以及多个博物馆,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合作,把展览带到中国。

最重要,用中国的策展人,跟他们一起策划适合中国的展览。那是为了建立我们自己的文化认同。”

VICTORIA DOCKSIDE

香港的Victoria Dockside,是郑志刚极受注目的艺术项目,也让他名字变得更响亮。

Victoria Dockside是个艺术文化及设计区(其前身是新世界集团拥有的新世界中心),在某种形式上,可说是K11的延伸。

2019年全面启用后,整个项目的楼面面积,估计约300万平方尺,有甲级写字楼、豪华的香港瑰丽酒店( Rosewood,新世界旗下酒店集团),提供文化艺术、设计、消闲等新体验。

区内的写字楼,称为K11 Ateli er(工作坊的意思),入驻的除了一般跨国金融公司,更有许多新经济类公司。整个Victoria Dockside区内,充满艺术和创意氛围,对应新一代人的上班、生活、消闲的诉求。

“我们不是在表面上做功夫,放一些艺术品……是有品味的。我们在建立一个欣赏文化的社区。

比如我们有餐馆,会有最纯正的意大利面。意大利面不是最贵的,但最好吃,因为我们尊重它的文化:面条用人手做,是一种手工艺。

手工艺不一定比较昂贵,但一定要有历史,经过无数次反复地做,对吗?比如最好的海南鸡饭,百年老字号,这类是我们所应当尊重的。

艺术文化中心,跟价钱、奢华没有太多关系。我们尊重手艺、手工业、艺术、设计、创意、想像力。每个人都有权利想像。”

语录 了解他

郑志刚来新加坡为Victoria Dockside做宣传,同时也寻觅适合展场,希望展出他跟已故( 2016年离世)日本设计大师内田繁合作设计的 《Khora》系列木质家具。

这是内田繁生前最后一套作品,也是郑志刚第一次参与家具设计。作品去年在米兰设计周展出。据报道,郑志刚目前也和许多世界著名建筑师进行商讨或合作某些项目。Victoria Dockside就有许多著名公司或设计师的参与,如Kohn Pederson Fox、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等。

这篇访问稿开头时,我说郑志刚希望我聚焦他的商业想法和愿景。尾声,节录他一些言语,加深对他的了解。

“新一代领袖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即使身在家族企业……是,他们的资源也许来自家族,但他们也是企业家,他们是破旧创新者。”

“乖乖继承祖业,很无趣。我就有一些乖乖的朋友……但你没有自己的思想吗?没有自己想做的东西吗?”

“传统家族生意必须拥抱新时代思维、新经济、数码、人工智慧……为传统生意制造价值……开发适合的新商业模式,建立相应的商业生态系统。”

“要破旧创新,但也同时尊重旧的,融入新的,制造新的平台, Rosewood是这样, K11是这样……但与此同时,我还在卖住房,还在卖珠宝,还在做百货商场生意,还在造房建路……”

“寻求突破口,开发新的东西,带领家族企业走入新纪元……我和弟妹都在做这样的事。我们创造品牌,创造新产品、新事物,但所做的也是家族企业的一部分。我们正超越旧有的,进入新阶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