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喜欢车衣服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oise - The Seamstress |林芯怡 @ Cassey Gan

将一片一片的布料,缝制成一件件美丽衣裳的人,就是缝纫工。缝纫工如此重要,可是,无论国内或国外,这份工作却往往受到漠视,甚至被轻视。

缝纫工到底有多重要?问问今年1月份成功进军伦敦时尚周的马来西亚设计师颜国卿Cassey Gan就知道。

“我创立个人品牌时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挑战,就是找seamstress(缝纫工)。可以说,找不到seamstress,我也很难创立个人品牌。”

缝纫工在新马与中国南方一带,俗称车衣工。在1980年代及更早以前,邻里社区间总会有几位裁缝师,和他们聘请的车衣工。埋首缝纫机前的车衣auntie和姐姐们,曾是我们熟悉的画面。曾几何时,成衣业兴起,我们的爸爸妈妈,不再到裁缝店量身定做衣服,车衣工也在马来西亚渐渐无人提起。

2013年, Cassey自创同名品牌。刚开始时,从设计、打版、缝纫到宣传,什么都要一脚踢。随着名气渐渐响亮,订单越接越多,她开始迫切需要车衣工帮忙。“没有seamstress是不行的。找不到seamstress,忙不过来时,有订单也只好推掉。”

可是,车衣工被普遍视为没出息的工作,越来越少年轻人投入这行业,老一辈又退休了,要上哪儿找具备手艺的车衣工呢? Cassey感叹: “没有年轻人想当车衣工了,大家只想当设计师。”为了帮女儿找车衣工, Cassey的妈妈逢人就探听。终于,有一次去理发院洗头时,通过理发院的老板娘,认识一位经验老道的52岁缝纫师傅林芯怡。

“给她样板看,她就能把衣服车出来,速度很快。” Cassey说。刚开始时,以外包方式,让林芯怡在自己家里缝纫。2016年, Cassey在Taman Desa租下一间工作室,几经游说,终于让林芯怡同意到工作室和大家一起工作。

家族手艺

团队只有四个人: Cassey、负责缝纫的林芯怡、两个负责开版的设计助理。林芯怡仿佛是这个小团队的大家长。在采访和拍摄的过程中,两位小助理不时拿着一些活儿,问林芯怡这个要怎么做,那个要怎么处理。

“我刚认识芯怡时就和她说,我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我的

sample(衣服样板)有什么不对,或者我的衣服可以如何做得更好,都可以告诉我,千万不要因为我是老板而不说。芯怡什么都肯教,譬如,这种拉链可以怎样车得更好。买布时,我会问她,这种布料适合做成这样的裙子吗?” Cassey说。

毕业自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伦敦时装学院),在马来西亚时尚界声名鹊起的设计师,竟然向一位没有文凭的匠人讨教。问的人,要有一颗谦卑之心;教的人,也要有无私的胸襟。

“怎么学缝纫啊?我哪有拜什么师,上什么课?我是跟婆婆(祖母)学的。我爸爸,我姑姐,全家都是做裁缝的。顾客想要做什么款式的衣服,拿布来我们家,给我们参考照片,我婆婆就能做出来。他们什么衣服都做得出的。那时候,很多顾客都要我婆婆帮他们做旗袍。”对林芯怡来说,缝纫似乎和吃饭一样自然。“从小,婆婆在那里做衣服,我就在旁边拿针线来玩,看她怎么做衣服,看着看着就会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家里长辈虽然是裁缝高手,林芯怡倒是对打版没多大兴趣:“我就是喜欢车衣服。每次车好一件衣服,很有满足感。”

连大年初一,她都把衣服带回家里缝纫。倒不是Cassey刻薄员工,实在是她太喜欢她的工作。“我不打麻将,也不喜欢到处找人谈天,我就是喜欢车衣服。”林芯怡说。

一点不闷

很早以前,林芯怡在家里帮朋友做衣服修改衣服。后来,成衣厂兴起,她开始接工厂的单子。“从工厂那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因为工厂的衣服款式很多,永远学不完。”

林芯怡是个单亲妈妈,育有一儿二女;多年来靠着这门手艺,独力撑起了整个家。“以前当裁缝和车衣工很好赚的啊!那时候,在金河也可以接到很多生意……”提起裁缝师的黄金岁月,她的语气带着一丝怀缅。

眼看缝纫这门手艺,在马来西亚渐渐式微,我问她会否鼓励孩子学缝纫,她说:

“没用的。现在的年轻人说,对着墙壁车衣服,很闷。其实,学一门手艺是好事来的,未来怎样都不会饿死。我也是靠这个养活全家。车衣服一点都不闷。我一面车衣服,一面看电视,不知道多开心。”

也许年纪大了,孩子也都长大,林芯怡的日子,过得就如她的名字,怡然自得。“我没有什么目标的。只要老板满意我的手艺,我就高兴。”

时尚设计师Cassey Gan与缝纫师傅林芯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