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一辈子打版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oise - The Patternmaker|黄文敏 @ Brian Khoo

邱陶城Brian Khoo于2016年创立同名品牌,短短两年间,就获得颇多机会,包括为两项全国瞩目的选美竞赛( Astro国际华裔小姐、马来西亚环球小姐)设计晚装。

这个年轻品牌,幕后团队只有四个人,平均年龄值也非常小。设计师Brian Khoo只有28岁,两位主要负责打版( pattern making)的助理,都刚从服装学院毕业出来,只有22岁。另外一位男助理,主要负责刺绣、钉珠的工作,目前在伦敦的中央圣马丁学院进修刺绣的短期课程。

“对于我自己的品牌,我有一个坚持,就是要有自己的production(生产),每一个部分都是自己制作出来的,我要确保衣服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最好,达到预期的水准。”

Brian也很重视员工的能力。在他的工作室,当他把设计交到助理手中后,他们从打版、缝纫、为顾客试装、修改,都要自己来,个个独当一面。

制作服装的过程,打版师( patternmaker)就如工程师,把设计师画在平面上的草图,具体地建构成一件立体的衣服。打版师用纸样定出基型,也须确定衣服的尺寸规格。无论设计师的想法如何异想天开,若无法解决结构设计的问题,再厉害的想法,恐怕也只是空想。

“Patternmaker确实比较容易找,从服装学院下手就好了。Seamstress比较难找。学院毕业的学生不太愿意花时间去缝衣服,老一辈的又退休了。” Brian说。

没有想到

毕业自Esmod法国高级时装学院吉隆坡分校的黄文敏,今年1月份,在同学的介绍下,来到Brian Khoo的工作室实习。两个月

后, Brian就直接聘请她当全职打版助理。

问她为何会选修服装设计,她说:“我中学的时候就很爱看red carpet(红地毯),觉得那些晚礼服都很美。加上我又喜欢画画、设计,就报名学时装设计啰!”

时装设计课程,和她本来的想像有些出入:“本来以为时装设计就是画sketch(设计草图),我根本不知道有pattern making这种东西。我们大部分的课程内容,其实都是在学习打版。”

对于打版,黄文敏越学越有兴趣。“未来,我还想学男装打版,内衣打版。”

像她这样对打版一往情深的同学,其实不多。“大部分同学都想创立自己的品牌,自己当设计师。有的会去时尚杂志社应征,他们对造型工作更感兴趣,希望当个造型师。”

当初黄文敏选择来Brian Khoo工作室实习,是因为Brian Khoo以晚礼服闻名,他的设计风格高贵、性感、女性化,正是她喜欢的风格。

一开始, Brian就把一个婚纱的订单,丢给黄文敏全权负责。“我就是想要训练员工独立,没有给予太多指导,文敏自己静静地做,做错了就改。一直改一直改,经历了很多trial & error,才把婚纱做出来。” Brian说。

这件婚纱的制作,成了黄文敏加入后,令Brian最感动的一件事,也成了黄文敏最难忘的一件事。“从开始到完成,用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裙子没有想像中的蓬度,要改过。有一些细节应顾客的要求,又要改。但是,做出来后,顾客是满意的,也让我很有成就感。”黄文敏说。

她的耐性和独立,令Brian留下深刻印象。“我之前遇过一些打版师,交给他们project,自己还没开始研究,就什么都跑来问我。文敏不一样,她会用自己的方式做,做不成,才想办法解决。” Brian说。

有成就感

一名优秀的打版师,须具备什么条件?

Brian认为:“耐性最重要。对时尚要有敏锐的触觉,清楚一件衣服要表达什么。有些设计师的设计是很多细节的,打版师要先想清楚,这件衣服要用什么方式做。也要认识布料,知道一片布要如何剪裁,才能呈现出美丽的效果。譬如说,弹力布的处理方式就很不一样,打版时一定要注意。”

听起来,打版师这份工作似乎很不容易,黄文敏却不认为辛苦。“工作上最大的挑战,就是赶deadline(交货期限)。还有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譬如做出来的效果,和设想中的不一样,要不断研究如何修改。”

都说现在的年轻人好高骛远,普遍不满意自己的薪水。对此,黃文敏倒是没有太多要求。“职业前景可能没有其他行业那么多晋升空间,但在Brian这家公司,是有佣金可抽的。薪水,我还满意。”

有没有想过将来自创品牌?她说:“目前没想过。其实我才刚毕业没多久,没有明确的目标。我只想学更多,找出自己真正的兴趣。但是,我也不排除我会把patternmaker当成永久事业。每次做完一件衣服,我都很有成就感。”

时尚设计师Brian Khoo与打版助理黄文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