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國無形服務徵收消費稅?

Sin Chew Daily - East Coast Edition - - 言路 - 李昱龍自由撰稿人

儘管數據顯示我國的經濟的確有所增長,但是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基層國人,並沒有活在夢中,也沒有裝睡,卻一直體驗到經濟壓力。當然,我們也非常慶幸和感恩,因為我國的經濟狀況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開源節流必然是每個人、每家公司乃至每個國家的當務之急。關稅局總監最近就表示,政府將修正2014年消費稅法令,準備向涉及國內數碼經濟領域的外國公司徵稅。修正案針對的是無形(業界統稱虛擬)的服務而非實體商品,尤其是商業對顧客(B2C)的數碼經濟模式。

首當其衝的是國際IT巨擘,如谷歌(含優管Youtube、位智Waze等服務)、臉書、淘寶等提供的網絡服務,也包括了其中的廣告服務。關稅局總監的解釋是,這些外國IT巨擘直接向客戶提供各種無形/虛擬服務,客戶直接以信用卡付費,並在我國境內使用有關的服務。此舉已經符合徵收消費稅的條款。政府為國家開源節流,我們當然無任歡迎。但是,這種依循古老(用“傳統”似乎不太適合)概念的思維模式,好像不太可能在目前的地球村時代中實現。

首先,我國上個世紀90年代成立多媒 體超級走廊(MSC)時,政府就制定了10大保障條款(BoGs),其中一條是保證具MSC資格的IT公司,為期首10年100%豁免繳稅。是的,公司繳稅和幫政府徵收消費稅,是兩大不同的稅務。我們來談談,所謂的“客戶在我國使用外國公司提供的服務”是否應當徵收消費稅。

外國IT公司提供的各種服務,大部分都是免費的,若用戶要更多的進階功能和服務時,才須付費購買。以谷歌的Gmail為例,這項電郵箱服務,是免費開放給全世界用戶使用。如果谷歌提供的總額15GB儲存空間不夠用,用戶才須額外付年費購買更大的儲存空間。大馬用戶雖然用的是谷歌的電郵服務,但是付費買的卻是儲存空間,況且谷歌的儲存伺服器和超級數據庫遍佈全球(皆是保密地點以防突襲與破壞),請問政府該如何徵收消費稅?再說,如果以用戶在我國境內使用有關的電郵服務即應徵收消費稅,但是,谷歌電郵服務是可以在全世界有網絡連線(大概190多個國家)的地方通過雲端使用的,即使政府強制徵稅,谷歌也可強辯政府只能徵收190多分之一的消費稅罷了!單單只是一個小小的電郵服務,就已經揭露了各種徵稅難題,試問政府如何耗費大量人 力資源去鑒定及計算眾多外國IT公司數以萬計無形服務的徵稅額?

關稅局與其自討苦吃,不如向通訊與多媒體委員會(MCMC)學習。MCMC於2002年就制定了一套“普及服務條款” (Universal Service Provision,USP)基金,規定所有申請通訊頻譜和執照的電訊商和互聯網服務公司,每年必須繳交一筆定額款項,充作USP資金。

MCMC將善用這個基金,在國內尤其是商業利益不大的偏遠地區,推廣電訊通訊及互聯網服務。截至2007年,政府用USP基金建立了657間1Malaysia互聯網中心,2009年共建了1000座通訊塔,2010年共建立了120間迷你社區寬頻中心,也為政府供應了160多萬部1Malaysia Netbook上網本。

這類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強制“徵稅”,永遠比加重人民負擔來得好。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關稅局不如先試試改變不合時宜的觀念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