鈔票堆砌出來的城市公園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廣告 -

近到澳洲柏斯旅遊,剛好有機緣到當地著名的國王公園(Kings Park)走走。此公園來頭不小,乃世界上最大的市內公園之一。佔地400公頃,正好位於柏斯市中心。澳洲的國家戰爭紀念館,也設立在該公園內。

一家大小坐在那片青蔥、乾淨和平滑如地氈的草地上野餐和閒聊,一邊呼吸該公園內的大自然新鮮空氣,一邊一覽柏斯市中心的天鵝河全景,真可說悠閒人生的一樁美事。而這不禁讓我聯想到大馬政府最近宣佈的將吉隆坡紀念碑公園打造成一個佔地66英畝的熱帶雨林公園計劃。

為何同樣一個類似國王公園在市中心打造一片綠肺的計劃,換在我國的國土上進行,卻引起民間的巨大反彈?

根據此計劃的負責單位,即大馬國庫控股公司最近所展開的民間咨詢會議顯示,大部分民眾尤其感到質疑和保留之處,在於該計劃所涉及的高達6.5億令吉巨款。人民的這項心聲,在如今這個經濟走勢普遍低迷的時機,可說是不難理解的。

而在這方面我要進一步強調的是,要打造一座城市公園,並非猶如發展一項鋼骨水泥計劃,其必需仰賴長期的保存和維持!反之,一邊種林,一邊伐木,而且種一棵樹砍十棵,甚至百棵,到最後不但徒勞無功,更浪費了納稅人的心血。我相信這正好是許 多巴生河流域居民的鬱悶寫照。

明明住宅區附近有個空氣清新的公園甚至非常難得的天然森林,例如武吉加拉、加星山和東姑公園等,豈知卻突然間必需讓步於發展洪流,被發展商一寸又一寸的侵蝕。尤其在過去幾年當產業發展熱潮如日中天的時候,可明顯發現許多社區內原本屈指可數保留作為綠肺的有限地段,最終總是減半甚至完全被轉換為發展用途。

而更令人不滿的是,縱然上述的種種過度開發個案已多番引起鄰近居民和環保分子的激烈反對,甚至有者已被帶到法庭進入訴訟程序,但扮演土地把關責任的相關州政府卻始終冥頑不靈,把原有的城市規劃藍圖放在一旁,堅持與發展商站在同一陣線,一再濫用本身的權力糟蹋老天賜給我們的珍貴天然資源。

另一個我不得不提的就是彭亨州。此州屬得天獨厚,擁有不少美麗山川和怡人海灘。但在沒有獲得當局妥善把關和維持的情況下,包括在金馬崙高原,一直對相關人士的非法開發菜園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特意默許;而在關丹,則對鋁土礦活動的污染環境違規行為百般縱容,不願嚴厲執法,甚至與投資者存有利益衝突。結果最終導致這些著名景點一一淪陷,被破壞得滿目蒼夷,令人慘不忍睹。

也來談談我的家鄉森美蘭州。本來旅遊賣點已經不多,唯

一最聞名的波德申海灘,卻因為當局的管理失當,導致垃圾四處,骯髒不堪,完全難望泰國潔白海灘之項背。另外在芙蓉市中心也有個曾經一度非常深具人氣的皇家山公園,如今也因為缺乏長期維持而變得猶如生人勿進的廢墟。

由在野黨執政的檳州和雪州看來也好不了多少。自308改朝換代以來尤其熱衷於沒完沒了的填海工程,對週遭海洋生態帶來無可挽回的破壞。

因此,我絕對不看好一座由鈔票所堆砌出來的城市公園,因為相關的綠肺維持工作必需是全面、宏觀、長期和周詳的,除了涉及人民的環保醒覺,更關鍵的還是政府對整個城市規劃的嚴厲把關和堅持。

不信的話,讀者可以跟我一樣在腦海中想像一個畫面,一旦有關美侖美奐的熱帶雨林公園龐大工程完工後,襯托臨近那條髒得不能再髒猶如名副其實“黃河"的巴生河,還有靠近中央藝術坊那一帶那條烏煙髒氣的街道,大家會感覺讚歎嗎?我只覺是何等的刺眼和礙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