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神劇,我之遺珠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廣告 -

地電視劇《美麗新世界》首個單元《烏鴉》,描繪未來世界人口暴漲, 70歲的老人須送到山上“回收"。然而,主角違抗法律,藏起母親5年,終被發現……。

故事帶點淡淡的日本經典電影《樽山節考》味道。不斷出現的烏鴉,象徵掠食者,然而,也令人聯想起烏鴉反哺。道德與法律相悖,孝道與生存孰重,你如何抉擇?

第二個單元《丈夫》,虛構一個女尊男卑,一妻多夫的世界。耳熟能詳的對白,但藉由男女角色錯位,反諷效果極大,顯見編劇巧思。

《美》首播不久,我已為劇情所撼,並推薦給身邊人。無奈,大家聽聞是國產劇,興趣缺缺。

甚至,電視台還接到觀眾投訴,指劇情“荒誕"、“離經叛道"。

如此創新劇種,既無收視率,料也不會在本地電視頒獎典禮大放異彩(它不太迎合本地觀眾和評審口味),確實可惜。

《美》在中國成為神劇,其實不算意外,因它具備優質劇本與演 員,只是待被“發現"、被賞識而已。

該劇監製與編審巫紹棋,是個人一直很欣賞、關注的本地編劇,創作劇種多元、敢於突破框框。

許是寫廣播劇出身,他善於運用對白,所編劇本單聞其聲,已有想像空間。而且,筆下人物個性鮮明,是個會說故事的人。

多年前,他曾接受本報副刊訪問時表示,編劇必須小心處理縹緲虛無的美,以及建立正面觀念。也許,巫先生可成編劇新秀學習、觀摩的對象。

整體而言,國產劇不乏好演員,惟劇本素質良莠不齊為一大問題。若空有好的故事概念,編劇卻眼高手低,對白冗長,張力不足,就無法吸引觀眾追劇。

不過,國產劇題材近年來力求多變,還是值得肯定。除了《美》,尚有其他佳作,如《凌晨3點3》單元故事《摸不着誰是真兇》,曾入圍四川“金熊貓"獎“最佳編劇",編得好,也演得妙。

然而,國產劇先在海外受到肯定,才在國內引起矚目,是健康現 象嗎?

本來,看戲口味人人有別,你說神劇,我罵神經,亦屬常態。不過,如果一部戲劇在海內外的評價、受落程度兩極化,說明兩地觀眾的鑑賞及接受水平落差極大。

畢竟,當年新加坡電視劇《小娘惹》,也是先在新加坡本土受到肯定,才衝出海外。

正因我們不是“伯樂",對出色編導人才和作品視而不見,才導致遺珠處處,人才流失。

這裡必須給本地電視台一個“贊"。在必須顧慮收視率壓力下,仍願意給編導人員機會嘗新, “冒險"播出大膽題材之作。

回歸現實,所謂神劇只是一時效應。大馬不能只有一、兩部神劇,然後就此停滯不前。如果編演導各方面條件都提升,相信有朝一日,國產劇可在本地觀眾心中真正佔有一席之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