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體制過了火就是罪犯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綜合 - 龍耀福私立大學講師

又有一宗華裔民眾對執法官員動粗的案件。日前托手機錄影的功能,猶如戰地記者的民眾(或官員?)拍到一名違例停車的華裔男子不甘轎車被鎖輪,竟然不斷挑釁執法官員,還出言侮辱對方。據報道,警方已經數度聯絡事主前往錄取口供,但他都不願現身,直到警方逮捕歸案,準備提控上庭。

事後視頻流傳網絡,有網民說,這是小事化大沒有必要的風波;又有人說給50令吉可以搞定的事為了要威風搞到要上法庭;還有一些人使用無名無姓的大頭照(通常放個林志玲之類的美女照)大發厥詞,扯上種族不公平的言論;惟大部分網民都指責該名男子的不是。

是的,近幾年來,我們很多大馬人民的情緒很容易失控,彷彿陷入精神分裂、憂鬱、煩躁等各種症狀。現代人尤其是在城市地區的各種精神壓力,與國家的政治課題衍生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尤其是政治人物為了選票煽風點火加劇彼此之間的差異,更是讓部分頭腦不是太清醒的人,區分不出反體制與違法的分別。

公務員在執法期間遭到民眾粗暴對待並不是 冰山一角的事件,蒲種區一名華裔婦女也是不甘其轎車被鎖上後,竟然情緒失控握盤鎖,朝官員怒罵,不知情的還以為在拍攝大馬版《古惑女》電影。更早時候,雙溪毛糯一對華裔夫妻不滿執法官員開罰單,粗暴圍堵一名女執法官員,最後下場鋃鐺入獄兼罰款。以上所說的,都有人“現場轉播”。

這顯示了兩個重要的意義,一,我們普通百姓的一舉一動,一旦有什麼異樣行動,都有不知名人士在偷窺拍攝(更多關於此意義的分析請參考前文《我愛偷窺》)。二,民眾這種反體制的巔峰情緒,投射在不對的人及事情上,以致走火入魔,犯法行為當作是反體制。

要搞清楚的是,執法官員也是人,也是奉命行事,履行其責任,他們做不好就是失責,公務員如今僧多粥少的情況更是迫使年輕一代的官員盡忠職守。你對執法官員惡言相向,無助於改變你要擺脫你認為“不公平”的制度控制,反而一個“阻差辦公”或“侮辱公務員”的罪名,面對牢獄之災,害了自己也連累身邊人。

又有人會說,民眾不就是等着官員來宰割?此言差矣,首先,你不是羔羊,以屠夫形容官員也 不正確(不講法治嗎?)。再者,若你不滿開罰單給你的執法官員,根本不用跟他一般見識,取出你的手機記下他的名字及號碼,拍攝幾張現場照片留證據,寫公函投訴去正確的部門或甚至州政府最高官員辦公室,再跑跑幾個部門為自己上訴伸張正義。

慢着,沒有時間跟他們瞎搞?你有勇氣,寧願花時間在公路上表演“古惑仔”圍堵執法官員的戲碼,都沒有時間用文明的手法上訴或投訴?你說對你不公平,寧願忍氣吞聲都不去投訴反映給有關當局,助長這些害群之馬的官員,讓下一個民眾受害就是正義?你寧願花時間被警方逮捕、扣留、押上法庭、坐牢罰款,都沒有“閒情”,追究對你沒有禮貌或失責的部門或官員?

反體制沒有犯法,我們的民眾可以對政治現實不滿和求變的心理。但是如果你以此理由,與執法官員或任何人動粗的話,你只是一個罪犯而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