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投票法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言路 - 宋明家科學工作者

許多朋友最近愛討論大選,尤其是關於這三大問題:(1)很不想投票! (2)真想投廢票!(3)該投票給誰?

有念頭(1)的人應該是不瞭解“投票”在民主社會的意義,也是一種公民責任的表現,這裡不多贅述。

有想法(2)的人對朝野兩方的腐朽稀爛感到失望。筆者尊重有這種選擇的選民,但若想以廢票表達不滿,展現民意力量去改變現有制度,這目前在馬來西亞不可能發生。投廢票,在我國的政治環境和形勢底下,更有可能讓某方得到實質政治利益(不管候選人贏得光不光彩),這裡不多討論。

那,如果決定要含淚選一個比較不爛的蘋果,應該怎麼選?

肯動腦筋思考(3)的人有福了!以下介紹一種分子進化生物學廣泛應用的統計方法,可協助選民決定哪個候選人/政黨“比較可以信任”,以解決“該投票給誰”的難題。

這被分子演化學家用來建構物種樹(species tree)的科學方法,稱為“貝葉斯統計法” (Bayesian statistics);簡單的說就是先有個概率,再利用各種新的客觀信息和證據,修正概率後得到“後驗概率”(posterior probability),讓推論出來的結論更接近演化事實。

好消息是,這方法可以協助選民估計“某候選人會是高素質國/州會議員”的概率(就是“可能性”的意思);概率越高表示投票 給這候選人將值回票價;反之,就是選後可能有上錯賊船的懊悔。

首先,選民可以參考親友同事的主觀意見;最好能到嘛嘛檔喝杯teh tarik,和不同膚色的退休人士聊天,參考他們寶貴的數十年生活歷練;也別忘了到巴剎認識媽媽姐姐阿姨們──政府好不好,她們可是生活前線的探測器。可以先作一個圖表,依自己的標準和要求,把候選人素質劃分為幾個種類(比如辦事效率、治理能力、專業、口才、道德勇氣等),顯示0至1分,然後讓受訪民眾打分。擁有專業背景的如果分析有條理,分數比重可以增加;純粹感性發洩的就比重少些。最後得到一個平均主觀統計值,比方說80%(亦即0.8分)可能會是一個好議員,20%(0.2分)機會成為不稱職議員。

咨詢這些咖啡店專家的個人意見後,再上網尋找重要可靠的、官方和非政府組織的數據,從中做出客觀的判斷。這可以包括選區內這幾年的罪案率、因管理不當導致水災發生的次數、貪污議員來自某政黨/政府的機率、候選人在國會說了幾次污言穢語等等。又,如報告顯示政府濫用公款和候選人素質有關聯,就查看過去數年裡總稽查司報告提供的數據,該選區/州屬濫用公款的情況有多嚴重?另一個政黨執政的州屬會相對清廉嗎?

假設高素質和低素質議員來自濫用公款超過1000萬令吉的州政府政黨的可能性分別是10%和95%,依這些客觀標準做概率調整,“好議員”概率就可從主觀的 80%修正為30%:

0.8 X 0.1 /(0.8 X 0.1 + 0.2 X 0.95) = 0.30

參考標準也可以和其他全國課題相關:公立教育水平有沒有提升?華小增加了嗎?外來投資提升了多少?國債有沒有增加?國家聲譽如何?宗教敏感課題被縱容默許多少次?政策有沒有朝三暮四?

如果統計數據顯示,執政政府沒有朝三暮四,國家或州屬成功進步和倒退的機率分別為85%和25%,而假設所要選的候選人所屬政黨“不朝三暮四”(雖然“濫用公款超過1000萬”),“候選人是好議員”的概率便會上升:

0.30 X 0.85 /(0.30 X 0.85 + 0.70 X 0.25)= 0.59

如此,每次依新的標準驗證後,都會看到概率數值的升降;越多標準被驗證,理論上它的結論就會越接近事實。

必需留意的是,貝葉斯推斷法只提供一個候選人可能是“好議員”的概率值,候選人/政黨贏取選舉後的表現會不會如前所願,或者概率有多接近真相,完全有賴於選民肯付出多少時間,不斷通過不同標準來修正概率。

當然,政治字典裡沒有“永恆不變”這四個字;這種“科學”投票法,雖有望促進理性投票,卻無法預測無常變幻的政治人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