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人的思維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Evening) - - 言路 - 阿茲米Azmi Sharom馬大法律系副教授

來人選票在大馬政治裡是具關鍵性的。這是不容否認的事。所以,問題是馬來人的思維如何運作。

如果我們以最近的例子來看,我們可以感受到不安。當國家面對財務醜聞之際,相當大部分的馬來人思維卻被荒唐的主意所困擾而致殘。

一名大學講師辯稱美國司法部不能被信任因為他們是異教徒。而馬六甲州首長說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等同於美國人侵犯伊拉克那樣要侵犯大馬。

突然間一個政府在本身國土運用本身權力調查貪污案的舉動,卻變成異教徒和良好大馬穆斯林之間的聖戰。

他們以為馬來人有多笨?

還有如果他們不是用這種站不住腳的藉口來掩飾行為,他們就是用非課題來轉移焦點。“精靈寶可夢"可以成為訓道的主題。一場演唱會被視作邪惡,等等。

更甚的是,我們迎來一個原本是拯救國家於政府濫權行為的新政黨,這個政黨的目的是要從執政黨手中奪取馬來選票。而他們說唯有確保政黨只是對土著開放才可以達到這目標。

因此,如果我們檢視這些趨勢,我們可以看到那些有影響力的人以為馬來選民會認同,只要進行調查的人不是穆斯林,那這個國家就會沒有貪污。他們也以為馬來選民會輕易被笨課題轉移視線。而最後他們以為馬來人只能從種族角度看政治。

馬來人被視作一個可以被荒唐思維左右的民族是多麼令人悲哀。而以為這應該是正確的思維更令人沮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