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日,我們走過的日子

Sin Chew Daily - Melaka Edition - - NEWS -

慶日這一天,想想我們共同走過的日子。我就讀小學的時候,啊,那是40多年前;最讓我恐懼的事,不是考試,也不是老師懲罰,而是上廁所。

大家會笑我,上廁所都會恐懼?莫非我天生膽小,怕遇見阿飄?

並不是。我就讀的小學,一所城鄉之間的華小,相當簡陋;簡陋到沒有沖水馬桶,沒有排污系統。

上小號還勉強,摀着鼻子小完便,趕緊奪門而出。一旦要上大號,那簡直就是驚魂記。

那不是今天我們想像中的廁所,而是舊小說里的茅房,沒有馬桶,只有茅坑。

蹲上茅坑,下面有幾呎深,孩子腿短,隨時有掉下去的可能。茅坑底下是 數百人每天累積起來的有機肥料,其氣味……蒼蠅蚊子飛過都有可能被燻倒。

如果不小心往茅坑底下看去,在有機肥料上,有千百隻肥胖的蟲蟲在蠕動;這時,可能一陣暈眩,真的就掉下去了。

6年小學,能憋就憋,成為習慣。長大後出現痔瘡問題,小手術後才解決,不知和當年那茅房是否有關係?倒是醫生說,很多成年人有泌尿問題,都是小時候憋出來的。

上了中學,這是城市大型獨中,設備還算齊全,廁所衛生狀況雖然不理想,但比小學時好多了。

只是,初中時50幾人擠在一間課室,又悶又熱,特別是體育課之後,人體異味滿室放送,讓人暈眩。

上了高中,學生人數顯著減少。有 者是成績跟不上而輟學,更多相信是家庭經濟問題,提早步入社會。

因此,課室也顯得寬鬆許多。這時,校方還第一次安裝風扇,感覺真像唐三藏師徒們走出了火焰山。

高中畢業,畢業生總數大約200人,略為估計,大約只有10%有機會升上大學。那時候,全國公立大學只有5所,學額太少,而私立大學一間也沒有;要上大學,只有到外國,但又有多少家庭能夠負擔?

未能深造的,包括部分成績優秀的同學,是個人和家庭的遺憾。

好不容易大學畢業,踏入社會,薪水才數百令吉,吃一餐麥記或肯記,都已經奢侈,卻沒有怨尤,那時候大家都一樣的窮。

這一段路,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 時代的人,共同走過的日子。

除了這些苦日子,大家也一起經歷了69年513種族衝突、71年大水災、85年大蕭條、87年茅草大逮捕、98年金融風暴、2004南亞大海嘯、2008金融危機……,來到今天。

我路過當年的小學,它已經搬遷重建,校舍現代化,沒有了異味;那一排茅房,早已不存在。

我當年唸的中學,不斷的擴充和裝修;課室裡不只是風扇,還裝了冷氣空調;上課時不再如火焰山,而是花果山。

我當年的同學,不管他們自己有沒有上大學,他們的孩子都上了大學;最近還有一個同學的孩子拿到外國博士學位,大家還祝賀一番。

而當年一起領月薪數百令吉的朋友 同儕,今天糾結年底要去紐西蘭,還是大峽谷度假。

以前大馬不敢奢望在奧運有任何獎牌,如今一舉拿了5面。

這一切是國家獨立59年來的變化。我們不斷的進步,在我們自己不自覺之中。

但是,很多人卻怨氣沖天,詛咒周遭,彷彿活在比過去更糟的環境,以為社會欠了他們,國家對不起他們。問題是在自己啊,不是這個國家。國慶日快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