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愛才不能厚此薄彼

Sin Chew Daily - Melaka Edition - - NEWS -

着里約奧運的落幕,國內體壇又開始恢復了平靜。國內各大媒體的版位上雖然沒有了比分數據,但這些版面倒是被政府與企業爭相派發獎勵的消息取而代之。

各個企業豪派數萬酬金,再加上房地產、轎車、廣告、媒體曝光率,以及政府所派發10至30萬令吉的獎勵金,凱旋歸來的奧運健兒也算是滿載而歸、功成利就。政府的獎勵是官方獎罰體制下的慣例,所以一般較少會挑起議題,但企業界大手筆的獎勵卻挺有意思,而且會讓我想很多。

當然,企業在這方面的心思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奧運選手的付出,都是為了國譽,換而言之,他們是愛國的,所以支持他們必定是愛國的表現,而國內企業若有能力,能以獎

金、房產、轎車等更直接的方式獎勵選手,更是對運動員的能力與愛國情操所表現出來的認同感,這不只顯示私人界愛國,也很愛才。這是好事一件,健兒們的努力與辛勞,值得這些獎勵,而企業界的自發性獎勵,更為今天生日的馬來西亞,添上一筆富有意義的愛國好事。

只不過,獎勵過後,這事兒就完了?肯定還沒有完。熟悉國際體壇賽事的人都知道,奧運結束後,緊接着就是殘奧會的來臨,而我們將有21名殘疾運動員,代表我國出戰下個月舉行的里約殘奧會,但這批健兒們,至今卻依然被我國社會隱藏在閃光燈後方,相對於滿載而歸的奧運選手,並沒有獲得大眾,特別是企業界的關注。這除了是讓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以外,也間接性地讓我想起了多年前,我採訪過的殘運會。

可能不是很多人記得,我國曾在2006年主辦最後一屆的遠東及南太平洋殘運會(即亞洲殘運會的前身)。 我在採訪期間接觸了不少殘疾運動員,他們每次賽後都會私下跟我分享自己的故事,從剛開始的無法接受,講到走出陰影、接受培訓、為國拚搏,整個心路歷程都讓我為之動容。或許就是因為每名運動員一路走來都很不容易,所以在競賽的過程中我沒有看到成王敗寇,反而看到這些選手為了挑戰自己而努力,因此選手就算包尾,他們都能獲得與冠軍同等的掌聲。

所以當時採訪南殘運,對我而言,是很大的享受,我看到選手們極為堅韌的信念,以及為了完成賽事而展現的堅定毅力,而我也自此深信殘運會是另外一個層次的體育賽事。因此,對於我國即將征戰殘奧會的選手,我也深信他們擁有超強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確實要獲得與奧運選手同等的待遇。為此,青體部長凱里日前即宣佈殘奧會選手將享有與奧運選手的同等獎勵和待遇,政府的及時宣佈是值得讚賞的,因為這是認同殘疾 選手的積極做法。

只是,那些早前大手筆獎勵奧運選手的企業,卻依然無聲無息,而這肯定會讓一些民眾覺得,企業界忽略殘疾選手,願意撥出大批款項獎勵已經功成利就的體壇名人,卻不願意對這些國內的少數群體提供一些獎勵,這不只讓那些殘疾運動員有被社會忽略的傷感,更會讓他們的努力和貢獻被大多數人遺忘。

所以,我多希望,這些之前爭相提供奧運選手獎勵的企業,待殘奧會選手凱旋歸來時,也會跟隨政府的步伐,為殘奧會選手提供相等的獎勵,畢竟殘奧會選手在體壇所付出的辛勞,甚至是愛國情操,都是和四肢健全的奧運健兒相等的。

無論是奧運還是殘奧,所有參賽的運動員都是我們的驕傲,他們都是一樣愛國的,就如企業所提供的獎勵不管大小,都是愛國愛才的表現。只不過,這種愛國愛才之心,是不能厚此薄彼的啊。

私立大學講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