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聽柳瑩細聲細語

Sin Chew Daily - Melaka Edition - - 廖中萊:少參與 -

一邊求學一邊打球會來得更辛苦,由於身分特殊,我們不能像正常大學生去上課,總有比賽或訓練和上課時間沖突,只能選讀運動科學系(sport science),也因為這樣而拉長畢業時間,3年的課程需要6年來完成。通常一個學期的4項科目,我們只有能力在一學期拿兩科。上課時間和比賽撞上了,只能去比賽時自己溫習抓緊進度,而我們的比賽幾乎每個月有一、兩站。

悄悄地說,我不怎麼愛讀書,成績也不太 好,所以我覺得不要浪費時間了,哈哈。選擇當全職國手的我們,一天的作息就是訓練、休息、吃早午晚飯、睡覺。我們接觸外面其他行業的機會太少,一年裡有一半時間又在國外,除了能自己私下拿些課程(有的人學化妝,有的人學攝影,有的人學吉他)、學一些手藝之外,就天天和羽毛球為伴。

如果選擇結束羽毛球生涯之後再進大學,已經慢了整整10年。比方說我30歲結束羽毛球生涯進大學,再進修個3年,33歲畢業進入社會找工作,沒有工作經驗,起跑點比別人來得遲,薪水從最低做起,試問有多少公司願意給你這樣一個機會?就算有,那你願意一切重新來過嗎?

所以最簡便的方法是重回羽毛球領域當教練,在這個圈子裡你已經升為領導者,或再進 修個一兩年,回到國家體系裡當物理治療師或體能訓練師,因為自己曾經是運動員,很能理解運動員最需要什麼,僅管薪金相對來說沒有當運動員那般高,但也不至於退出這個圈子從最低做起,所以很多運動員會選擇重回這個圈子。

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拼出來

我只想強調,很多人只關注運動員的風光,卻忘了退役之後運動員的迷茫。他們覺得運動員能賺很多很多的錢,可是有誰知道運動員生涯才短短十幾二十年,他們在為未來賺錢,用身體拼搏去賺錢,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拼出來的。運動員會選擇不一樣的方式來犒勞自己,有些選擇投資,有些選擇買房子買車,我覺得都沒有錯,不偷不搶這錢用得心安理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