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是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小馬廣播人

台節目搭檔湘君不停不停地說:“里約真是我們的福地!"。還真的一點不假,夏季奧運會我們創造了歷史最佳成績,憑借羽球、跳水與場地腳車的表現,拿下了4銀1銅。緊接着的殘疾人奧運會,在只有少部分人的關注下,24小時內勇奪田徑項目的3面金牌,而且還各自打破了世界或大會紀錄,把稍微冷卻了的熱血用大火將它再煮沸。

殘奧會的出現,其實也和戰爭有關。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全球出現了不少殘障軍民。一戰結束後,人們開始重視復健治療,為了減少因為肢體傷殘所帶來的影響,這些受傷的軍民開始接受體能訓練,透過運動,幫助復健以及回復自信。

1948年,一名叫做古特曼的醫生,在英格蘭為二次大戰時的脊髓損傷軍人,組織了一個運動競賽團體,4年後,荷蘭加入了這個運動會。這,就是殘奧會的起源。

其實,單以運動成績而論,我國第一面殘奧會金牌得主裡祖安跑出的百米世界紀錄,已經接近國手等級。裡祖安在國歌奏畢後,馬上輕拍旁邊兩位頒獎台的夥伴要和他們合影留念。

“超人"阿都拉迪夫在空中飛翔畫出的漂亮天際線,更在剛過去馬運會打敗一般的健兒勇奪冠軍。從小販化身為鉛球金牌的吉雅,開心的透過臉書直播分享喜悅。

“你注意到沒有,殘疾人運動員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都很愛笑。" 中國殘疾人游泳隊教練張鴻鵠說。“他們最大的變化不是身體,而是心靈。幾乎每一個殘疾人運動員,都經歷了從內向、封閉到開朗、自信的過程。"

而我相信這種改變,影響的不僅是運動員本身,還有他們身邊的所有人。從新聞採訪可以見到,殘疾人運動員的父母,都是那麼善良可愛,他們很為自己孩子感到驕傲!

根據聯合國估計,每個國家大約有10%人口面對殘疾問題。這一估計,馬來西亞有接近300萬的殘疾人士,這還不包括每年增加的因衰老或病患而不良於行的老人家。

政府要做的和我們對待殘奧會一樣,不需要投以異樣眼光,但必須投入更多資源去幫助他們。我國有太多的設施是不利於殘疾人的生活便利,記得10幾年前看過的一幅漫畫,一個婦女詢問推着輪椅賣電話卡的女生: “你是賣電話卡的打電話很方便吧?",第二格畫着那個殘疾女生,因為電話亭太高太遠還有障礙,根本無法使用公共電話。殘疾人沒有不幸,他們只是不便。

我們常抱怨真實生活或許無法天天都那麼激動人心,然而殘疾人士天天都在面臨着不同的挑戰,天天都像是參與奧運般,不斷地全力以赴超越自己,努力生活着。相對於花心力在社交媒體上關注一些無病呻吟的話題,社會更應該把關注和支持放在這些天天都在挑戰自己,努力不懈的生命中的運動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