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21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總編輯 名大馬選手在里約殘奧會中,分別以破賽會和世界紀錄的勇態奪下金牌,馬來西亞人分享了他們的喜悅;這些選手的成功固然是靠個人努力,但背後也有華巫印族互助的感人故事。

這些動人的《暖勢力》故事,是獻給馬來西亞日(916)的最佳禮物;華、巫、印族在民間的互動是自然的,毫不造作,也一直都在發生。這些真正的馬來西亞人在生活中互相認識與了解,沒有偏見只有關愛。

回到政治現實,每談到國民團結,華小總會躺着中箭。對一些人來說,不論你怎樣解釋,他們還是認定華小是分裂國家的種子。有這樣的一句馬來諺語:Tak kenal maka tak cinta(不認識所以無法相愛),當對方不主動親近華社、了解華教的情況下,如何能做到相知相愛呢?

阿公阿嬤當年南來後落戶全國各地,他們跟毗鄰的馬來大叔與大嫂雞同鴨講,從不懂講到通為止,而相較於過往,新一代華人普遍上更具三語的溝通能力了。

語文畢竟只是一個工具,最重要是我們的教育能栽培出什麼樣的孩子。今天不論你是接受華小、淡小或國小源流教育,大家都會很自豪地認定,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即使去到中港台接受大學教育的華裔子弟,他們都會很努力的告訴當地和其他國家的同學,我們是馬來西亞人,不是中國人。這些在外留學的孩子都很用心地宣傳馬來西亞,例如在留京同學會所舉辦的“馬來西亞文化節"上,你會看到3大民族如何共同向中國以及其他國家的人推廣我國的多元文化。

自國家獨立以來,我們早已成功塑造了一個馬來西亞民族。多元文化社會一直是學術界的關注熱點,馬來西亞作為一個現代民族主義國家,不同的語言、文化與宗教背景的多元文化,絕對是優勢。多元的特點必須被保留,只有這樣的優勢不斷地被強化,我們的孩子才能跟其他國家的優秀人才競爭。

因此,別再無視於民間早已存在的種族和諧,多元社會下的協同作用必能促使國家更進步。

正、副首相及教育部長過去再三強調華小永遠都是我國教育體系中重要的一部分,不會有所改變。可是,教育部突然展開“通過教育促進團結5年路線圖"問卷調查,只會引起華社擔憂。我們的問題就出在決策者都是單元教育的產物。試問有多少位正、副首相及教育部長曾認真的訪問過華校?即使有,也是來匆匆,去也匆匆那種,走一些形式主義的過場就離開,沒有用心地了解華校如何協助國家栽培人才。

曾經有人這樣形容教育部官員,說他們最保守,也最難搞。這些接受單元教育的官員,要他們以多元的思維擬定教育政策是很困難的。再加上不懂卻又帶有偏見,使得華社常心驚膽跳,害怕什麼時候又跑出不利華文教育的政策出來。

巫統宣傳局主任安努亞慕沙在數個月前曾率領一個代表團到訪星洲日報。最近他再次邀約我和其他華文報總編輯出席一個飯局,目的在於聆聽,想知道巫統還可以為華人做什麼?我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這些巫統領袖,要接受華小的存在、停止華小帶來分裂的言論,以及不要動不動就叫華人回中國等。

在星洲日報見面時,安努亞慕沙問我怎樣作出改善?答案很 簡單,除了停止發表令華社感到不舒服的言論,就是走入華社、關心華校,以行動消除華社對巫統的猜疑與不信任。

很明顯的,巫統很需要華人票;但是,巫統更需要的是作出改變,否則馬來人也未必會永遠跟她站在一起。

與其將上屆大選比喻為“華人海嘯",倒不如接受這是“城市海嘯",會更加貼近事實,因為當時反國陣的選民包括了城市地區的馬來人。今天的馬來社會更進一步分裂,只不過幾年時間,多出了兩個新的馬來政黨,即誠信黨和土著團結黨。加上原有的巫統、伊斯蘭黨和公正黨,共有5股勢力在爭奪馬來人的支持。

巫統還是認為自己最強大,堅信這4股勢力全不是她的對手。巫統的傲慢並不是今天才出現,這種態度已成黨文化及變得根深蒂固。經過兩屆大選打擊,黨高層即使有改變意願,想轉型也非容易。

一句“首相先生,您錯了!",就已令到馬華總會長兼交通部長廖中萊嚐到苦果。巫統區部不滿他恫言辭官以捍衛馬來西亞憲政體制,杯葛他在開齋節期間所辦的活動。

國陣已訂於924召開會議,討論伊黨主席哈迪阿旺即將再次提呈的私人法案。據悉,國陣成員黨皆拒絕哈迪的私人方案,但可以接受由聯邦政府來提,條件是不違反國家憲法,也不能含有伊刑法元素在內。

最新消息還指納吉即將全國跑透透,以探測選民對國陣的支持熱度。這一趟全國之旅,將決定全國大選是落在明年3月、明年底,或者是2018年期滿才舉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