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通往全球經濟治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黃婉瑋自由撰稿人

然全球經濟治理是西方以及傾向西方資本主義的經濟體在主導佈局,但另一方面,世界經濟體與中國的互動已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因此杭州G20峰會給了中國機會,為其打開領導全球經濟治理的一扇門,不僅於此,這也是賦予中國社會主義通往全球治理的一次機會。

從工業化時代開始,資本主義模式的經濟體從殖民帝國導入亞、非、美洲,川流於世界;20世紀初期,新興國家都把發展經 濟看作建國立業之根本,政治精英遵循資本主義中效益最大化的原則作為國家決策的原則。然而效益最大化的原則未必符合道德公義的標準,因為很多有利於大多數群體的國家決策,換言之都在逐步犧牲少數族群的利益,這些包括了城市化政策對部落社會的文化生態產生的威脅、過度開發山林和海洋的天然礦源而破壞環境安全和致使物種瀕臨滅亡。

資本主義還埋下社會嚴重階層化的病根。資本主義雖然製造了中產階層,但並沒有改變金字塔的結構。政治、經濟與社會安排等的權力依然都掌握在塔頂的少數者手中,他們是國家與社會的佈局者,私人財富與國家發展成正比,而就累積的越多,而廣大的中下階層只分享到從佈局者指縫間流出的財富。

在資本主義效益最大化的原則之下,數十年來,世界已百病叢生,各種文明衝突、階級鬥爭以及恐怖的極端抗爭越來越明顯,這些問題都在經濟峰會上受到關注和討論。但儘管國際組織都在努力減貧以解決日漸擴大的貧富差距的問題,見效始終不大,因為癥結在於平衡發展經濟必須撼動到大資本家的財富鏈,而他們又是世界經濟的佈局者。

所以當G20第二次在亞洲國家舉行,並且由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來承辦時,成了中國表現自我的一個絕佳時機。

自從蘇聯瓦解後,中國取代成為世界的社會主義大國,但採用的是一條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具體是怎樣的道路,中國則稱這是一條摸着石頭過河的路。

無論道路怎樣,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及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都寄予了厚望,希望中國的社會主義真的可以為全球經濟的治理問題開出一些良方。中國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大國,除了不遺餘力的展現了社會主義模式下的經濟實力外,也表達了對命運共同體的期盼:所有發達的、不發達的及發展中的國家都是命運共同體的成員,應該共享繁榮與互相包容。因為平等共享社會財富,是社會主義的理想。因此我們見到在杭州G20峰會上,中國不僅止於展現其社會主義經濟的實力,也把發展中國家放在突顯的位置,成為峰會的焦點。

若論中國領導全球經濟治理,或言之過早,不過我們可以期待,因為門已經開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