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時代的開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財經 - 砂州高級新聞編輯

“優步"(Uber)登陸砂拉越首府古晉,免不了是有人抗議,有人暗自歡喜。最擔憂的當然是生計首當其沖的德士司機,最高興的自然是直接受惠的消費者。

砂拉越多個德士組織公開要求政府不能讓“優步"合法化,除了因為這塊小餅人人搶啃之外,卻也是無力阻擋這個早在7年前已是泛全球化的浪潮,已經是勢不可擋的體現。

面對優步提供的服務除了價格更廉宜以及服務因為受到消費者以評估方式點評,以致素質直接受到監督而使消費者的權益更受保障之外,優步具備的這兩大優勢卻也是傳統德士業者最致命的弱點,也是業者最需要反思之處。

古晉雖然是砂拉越的首府,但比起吉隆坡,無論在經濟發展或是旅游業的推動上確實還相差了頗大的一截,對德士的需求量也和吉坡隆等大都市無法比擬。或許也基於過去缺乏競爭力,造成大部分的業者鮮少會去思考要如何提昇載客服務素質,而是不斷地把自己塑造為沒有市場需求,為了生計不得已提高車資的悲情角色,卻極少會自我省思為何大部分民眾對德士業者的刻板印象是離不開貴,要不就是砍菜頭,或是開着一輛反映德士業是淒風苦雨處境的超齡德士?

當小餅再被優步切割成小塊,先不論優步應該合法化與否,傳統德士業者面對外來的直接沖擊,是否思考過要如何正面迎戰?是用消極怨懟的方式埋怨優步為何還來搶灘?因載客費是根據公會的規定而表露出由不得自己做主,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還是抵擋不了,只能轉向政府當局施壓,期望政府祭出優步不合法的政策?但從優步過去在西馬也是不合法,卻無阻消費者對它的青睞,顯示政府有沒有發出那一紙認可的公文,對渴望有更友善、便捷及廉宜交通費的搭客而言,他們根本不在乎,更何況優步對注冊司機無論在身分和車齡方面的把關,加上透明化的作業已先贏得消費者的好感。

上個月,我從古晉國際機場搭德士返回距離僅約15公里的住處,要付費近40令吉的車資以及坐 上一輛明顯沒有保養的超齡德士還能勉強說服自己要接受,最不能接受的是當司機接過單子竟不自禁地嘆了一聲:“哎喲!"還失控的笑出聲來,這下換我用疑惑眼神的眼神望向司機。司機顯然知道自己失態,瞎扯了一個試圖為自己圓謊的理由,我全程靜默,用無聲來抗議司機的極不專業。

還有一次是遇上很愛找話題聊的司機,我主動談起德士服務這一塊,深入了解才驚覺約莫3公里的路程車費竟是25令吉起跳,細問之下果然不出所料,得到的答案正是這是按規定收費的標准。言下之意,路程愈遠,收費愈“合理"。

國外親戚來砂度假,觀察入微的他們發現家家戶戶幾乎有車代步,不是人人出生富裕,而是交通系統相落後,促使民眾再如何節衣縮食,也必須掏出一份開銷預算在繳付車貸方面,代價自然是人人怨嘆生活中逃不了堵在車龍中的惡夢。

優步登陸古晉,是來勢洶洶,還是後勁不足,在優步不過是處在剛起步的階段,目前都言之過早。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各行各業都不能倖免於互網時代帶來的全球化挑戰,德士業者今天面對的是優步的搶灘,未來也可能面臨諸如Grabcar等提供載客服務的手機應用程式的分一杯羹。

對砂拉越德士業者不幸中的小幸是,服務的需求量沒有外界想像中般,業者只要加把勁,從自我提升和變革開始,未必是處於未戰先敗的劣勢,關鍵也在於是否懂靈活變通,彈性調度,而不是自怨自憐。

優步的來臨,意味着共享經濟時代已開啟,也說明不再有獨門生意這回事,這場勢力競爭的大比拼,誰的服務最優,誰就能搶得市場最大的話語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