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態不開 難成大事

滄海青山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周刊專題 -

周前首相馬哈迪與其鬧翻多年的前副手安華在法庭裡來個“相見歡",讓許多人先是一時傻了眼,卻也對本地未來的政治發展充滿“幻想"。

但馬哈迪一出庭外就潑了一把冷水,當記者圍着他問是否與安華已重修舊好時,他卻閃爍其詞,說什麼與安華一樣反對國安會法,就一直避答兩人是否友好。馬哈迪如是勉為其難的答案,看起來是基於心態問題以至政治考量的。

個人心態方面,當然是馬哈迪自18年前開除安華後,多年來不斷“唱衰"安華個人,當下即便基於政治現實還需與以安華為精神領袖的反對派合作,但要做個180度的轉變來與安華重新稱兄道弟,心理上可能一時也調適不過來、面子可能也一時拉不下來。

而在政治上,馬哈迪目前需要拉攏的政治力量(以便完成其拉倒現任首相納吉的目的),也還不是本來就是反執政黨的反對派,而是巫統裡的一些可能搖擺不定、轉移支持的政治力量。而這些巫統黨內力量經過馬哈迪以及兩位繼任者的大力“熏陶"下,早已把安華當成十惡不赦的頭號敵人。如馬哈迪被看成是親近安華陣營,那要爭取這些黨內政治力量的支持,就更不容易了。所以馬哈迪才有如此的七上八下的政治表態,已走了五十步,卻不肯走完百步。

但潑冷水的看來也不只馬哈迪。安華的次女魯奴依莎日前也發聲,要馬哈迪就當年的“迫害"向安華道歉,大家才有合作的空間。同樣的,如此的條件應該也還是有心態調適與政治考量。心態方面,安華家人多年來因為有關當局對安華的步步進逼,也令其家人不勝其煩,頗有“受害者"的心態,那現在當年的頭號“迫害者"基於政治現實看來有意“示好",卻又不明言“懺悔",那安華家人們多年來的“悲情"心理,有何以得以慰藉呢?

而政治考量方面恰恰也從心態這一點延伸出來。許多反對派的支持者,即便現在支持反對派

不完全是因為彼等仍然擁護安華的領導,但不管怎麼說,對安華這些年來的遭遇也還是抱有強烈的同情的,也多認為馬哈迪是“迫害"安華的始作俑者。那麼就算安華“大方"地選擇“無條件"地與馬哈迪重修舊好、再次合作,這些支持者們也未必會乖乖的聽話,也“包容"地支持馬哈迪的政治派系。看來安華家人覺得,這個欠了多年的道歉,即便他們可略過,支持者們可能也還是會耿耿於懷的。不小心處理的話,一些不滿的支持者們脫離出去,那麼反對派的現實本來就很嚴重的分化現象,不就更為加劇了嗎?

看到這些馬哈迪一方仍然“扭捏",安華一方仍然放不下心中的疙瘩,再加上這些年來本地一些令人不安的局勢多多少少也與歷史包袱難以放下有關,坦白說我的不太政治正確的第一反應是自己嘀咕着:“我們亞洲人啊,就是一味死要臉,喜歡翻舊賬,不肯讓過去的過去,而翻開新篇章地來面對未來!"即便現在下筆透露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心裡其實還是擔憂的,希望不會引來狂風暴雨式的口誅筆伐。

但轉念一想,在“放不放得下"這方面也還是有例外的。緬甸的昂山舒吉,不也舉世公認(還被頒了諾貝爾和平獎)被軍人政府迫害多年嗎?但她近年來,不也在軍人政府完全沒有就對她的迫害而道歉,她也沒討要如此的道歉的前提下,與軍方合作來完成緬甸民主化的進程嗎?而在最近的選舉中,緬甸選民對她也還是一面倒的支持,而她也成功搖身一變成為國務資政了,當家了。所以,要成就大事,無論是政治人物抑或是廣大選民,有時也還是要放得下、放得開心境,而往大局方面着想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