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 29:懵懂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牌檔 -

長L愛捉弄人,有次在車上一臉認真地質問小天:為什麼做了那種事?小天直覺是玩笑,扁嘴讓學長L別嚇唬人,但阿卡他們默契十足,見狀一人接一句,附和着學長L的調子,結果那些毫無內容可言的指控竟讓小天信以為真,荒唐地哭了出來。

這種奇妙的壞心眼的默契總來得很及時,無需劇本,不必事先說好,甚至連眼神也可省略,只要有人開了個頭,就能玩上好久,甚至被整的和整人的僵持在那好幾個小時,完全牛頭不對馬嘴也無所謂,彼此能在空洞的對話中盡興。

也許是嗚嗚啊啊唱和聲慣了的關係,合唱團裡大家很能附會擬聲詞甚或虛詞以意義。

也偶有擦槍走火的事件。玩笑意在點到為止,大伙兒原只想看小天困窘的樣子,沒想到弄哭了人家,淚水代表的無辜委屈馬上讓始作俑者們愧疚了,趕緊揭開謎底,打哈哈說沒事,鬧着玩而已,展開補救行動,小天卻久久不能釋懷,始終認為那些虛無縹緲的言辭背後,有確確鑿鑿,與他相關的重大誤會必須釐清,許久才化解小天的疑惑。

學玩笑往往能不經意激起人們心中的疑惑與恐懼,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F-language流行於合唱團學長之間,這是一種密碼式語言,在你說出的每個字後邊,以韻母F取代並且重複一次,ni-fi hao-fao ma- fa,就是“你好嗎”。懂得暗語規律者就能解密,純熟者幾乎是以繞口令的姿態把玩語言,甚至有進階版F-S-language的,雙重加密,把一句簡單的話說得老長,只有尾隨的笑聲原音呈獻,聽者便愈發迷惑了。

阿卡愚鈍,一直學不會,有人告訴他,跳字閱讀就能順利解碼,也有人說抓重點字懂個大概就行。但無論如何,阿卡總要迷路,被那些加密的語句狠狠拋在後頭,也許被人當面罵了好多好多次都不知道,很多時候阿卡都選擇放棄,假清高不去理會那些欲蓋彌彰的秘密,心底卻着急得要死。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裡也出現了F-language的橋段,烏爾比諾醫生在馬車裡與費爾明娜的表妹說起加密的語言,但實際上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說給費爾明娜聽,當然,聰明高傲的費爾明娜假裝不在乎,實際上一字不漏照單全收。

如果所有惡戲的玩意兒都有這浪漫勁兒該多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