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的波斯波利斯的供詞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文藝春秋 -

你可以叫我波斯波利斯,那是一座波斯古城有父親,母親在新月的夜晚喝下噴泉水池天亮以前誕下了我。她為我取名為波斯波利斯,那從沒到過的地方。她說她向神禱告,于是神把我賜我,她愛我一如她愛午夜的星空和獵戶座,她在夜告訴我它們的名字,你看你看它們為你閃爍,你是利斯。她從火堆裡生出黃金來餵養我,她餵我以她親如此愛我。

我也愛我的母親。在我十歲那年她得了黃熱病依然深愛着她。我每天幫她梳洗,為她換上干淨的聽。我每天在她的擁抱下入眠,直到她化成一堆白夏天午后挖了一個洞把她埋入土中,她全程都對我利斯你真乖,我愛你直到太陽和星星墜落之際。然灰煙往遠方飄去,只遺下左手骨頭和手指上的銅戒還隨身攜帶着她左手小指的最后一節骨頭,你看。

母親離開之后我每天都想念母親。只要眼睛張開她無所不在,像星空,像晨昏朝暮的寒霧。她在我耳唱歌,對我微笑。她告訴我她學會了占星術,她說波着罪惡而生,你將遭遇困難歷經艱辛,而你終將得到斯語說給我聽,那語言聽起來陌生卻又熟悉,多像母歌謠。不過在我十七歲那年母親就不再出現了。你問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訴你,反正和案情也沒關係。

警官,我沒有工作,也沒有任何親人朋友。失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要說唯一和我關係較好的也是一隻流浪狗,前年死了。我沒有家,每天睡在公雨的話就在店屋的屋簷下過夜,好幾次半夜冷醒,趾頭都凍壞了。

我每天喝酒,把酒當水來喝。酒真是一個好東如母親深愛着波斯波利斯,我喝它讓它進入我的體它和我化為一體。嗯?你問我買酒的錢從哪裡來?宅嗎?我每天在午夜到那裡去,敲主屋西牆從下算起第十三塊磚,然后就會有人打開窗戶,從裡面把你說那屋子很久沒住人了?那我一定是看到幽靈了普利斯夫人把她的金飾玉石遞給我,她年僅十五歲兒站在窗邊對我唱歌,她的皮膚白如吸血鬼,雙眼我把錢通通拿去買酒,十五歲的女兒看着我喝酒。聽我說我和母親和波斯波利斯的故事。那時我十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