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是大馬的資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英文星報董事經理兼CEO

幾何時,只要把一個人標籤為共產黨人,就等於送上死亡之吻。一些馬來政治人物和新聞從業員曾經被如此標籤,就此斷送他們的前途,甚至性命。

譬如已故的新聞從業員沙末沙益(Samad Said)和丹斯里阿都拉阿末,被套上“共產黨人"或“共產黨同情者",盡管沒有證據,他們還是在內安法令下被扣留。

阿都拉阿末曾經是敦拉薩的政治秘書,他被指控“和蘇聯有密切關係";他們必須在大馬電視台公開承認“罪行"。

之後,在1980年代,首相馬哈迪的政治秘書西迪高斯(Sidiq Ghouse),也被指控是“蘇聯間諜",而在內安法下被逮捕。

對於很多政治觀察者而言,這是政治斗爭下的犧牲品;而當年的內政 部長加沙里沙菲宜,被認為是始作俑者。

來到2016年,共產主義可說已經壽終正寢。中國名義上是共產國家,實質上,它比很多國家都更加資本主義化。

馬克斯和恩格斯只是屍骨已寒的哲學家,他們的共產理論,已經被證明錯誤。毛澤東那套人民公社,吃大鍋飯的做法,也根本行不通。

當一家報章指淨選盟的大集會受到共產黨滲透,還和菲律賓武裝分子,以及美國的非政府機構有關連,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當然,它不需要證據。大馬的政府人物和公眾,都喜愛陰謀論,相信謠言。

猶太人和基督教經常被歸咎,但是,很多人卻連復國主義猶太人和世俗猶太人都無法區分,或搞不清楚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什麼不同。

如今,讓人擔心的是宗教極端主義,特別是IS哈里發國。

在大馬,非穆斯林經常被稱為“卡菲爾"(Kafir),在阿拉伯文,意思是不信者;過去,巫統黨員 也被冠上這個稱號。

現在,巫統領袖已經不是卡菲爾了。而在2013年大選前,行動黨的領袖,也突然不是卡菲爾。這一切,是由伊斯蘭黨的心血來潮來決定;更正確的說,是由伊黨的領袖的需要來決定。

而今,又出現了一個阿拉伯字“迪因" ( dhimm),這是指伊斯蘭國裡的非穆斯林。伊斯蘭國自然是伊黨的終極目標。

當然,目前最招惹他們的是“自由",和“世俗";接受這兩項原則的大馬人,特別是穆斯林,彷彿犯下大罪,被他們譴責。

甚至有幾位內閣部長,在操作宗教牌之下,也公開表示不滿自由作風。未來,恐怕大馬的自由主義人士,必須隱藏自己的身分了。

宗教非政府組織的興起,經常把不認同它們的人士,標籤為反伊斯蘭,反馬來人,反君主;這些組織讓人們感到不安,雖然它們的會員人數到底是多少,始終是一個疑問。

這些團體和個人,刻意表現它們的非理性、種族主義,以及“不可抵 觸"。

正如馬來精英G25所說,這些發展,已威脅到大馬對民主和法治原則的承諾,也製造了不容忍和偏執,導致大馬的和平穩定出現隱憂。

我懷疑,這些政治、宗教人物是否知道本國還有國家5大原則――信奉上蒼、忠於君國、維護憲法、尊崇法治、培養德行。

而國家原則的目標是:達致全體人民更緊密的團結;維護民主生活方式;創造一個公平社會,以公平分享國家的財富;確保國內各種不同而豐富的文化傳統獲得寬大的對待;建立一個基於現代科學和工藝的進步社會。

關鍵字眼是民主、公正、自由、進步和多元;這些都是大馬固有的價值和宏願。

我們不需要屈服於這些宗教和種族偏執主義者,他們要的是落實單元種族和單元宗教的議程。

我們剛慶祝了馬來西亞日,這個國家要進步,人民就必須要有共識,維護多元價值。讓我們共同築起團結的橋樑,而不是分化的圍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