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巴星到哈倫丁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非常常識》周三、五見報《星期天拿鐵》周日見報

斯蘭黨長老哈倫丁逝世,延伸了一段風波;行動黨黃泉安的推文,以及一些網民的負面評論,讓警方介入調查之外,也激起社會對立的反應。

我不準備討論黃泉安的推文是否涉及諷刺,污蔑,或幸災樂禍;黃泉安本身解釋了他沒有這項惡意,盡管有人不認為如此。

文字本來就是抽象的東西, “Adios Harun Din, let there be peace"短短數字,可以是正面,換個角度,也可以是負面;而這段文字也無法翻譯,一翻就有了立場。既然警方介入調查,就等着結果吧!進一步探討,這不是黃泉安和幾位網友的事件,而反映的是大馬社會的認知落差,以及政治立場的過度投射。

關注政治發展的國內非穆斯林,對哈倫丁多少 有些印象。他是伊黨的長老,權力很大,或許僅次於已故長老聶阿茲,以及現任主席哈迪阿旺。在宗教方面,他的影響力,可能不亞於聶阿茲和哈迪。

可以這麼說,伊黨的宗教路線和意識形態,哈倫丁是其中一個主要的主導人物。

而他的宗教信念堅強,立場保守,傾向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t)。如此的人格,使他不像多數政治人物那般模稜兩可,順勢而為,可進可退。在這方面,聶阿茲的手腕比他圓熟許多。

基於他對宗教的執着,而贏得很多穆斯林的高度尊重;然而,也因為他缺乏變通,而讓非穆斯林認為他強硬保守,乃至偏激。

民聯的瓦解,讓很多人,特別是行動黨人,歸咎是保守派從中作梗,認為保守派太過僵化,不懂得變通,以至和行動黨反目成仇,摧毀了改朝換代的機會。

這也成為非穆斯林,特別是火箭人對哈倫丁的印象。哈倫丁逝世,激發了他們的反差反應。

這也讓我想起行動黨的卡巴星逝世時,發生同樣情況。

卡巴星的名句:“(要落實伊刑法),除非跨過我的屍體。"

這句話,獲得支持大馬作為世俗國的人民所激賞,把卡巴星的歷史地位推到很高的層次。

但是,這也讓很多穆斯林感到不悅,甚至認為卡巴星反伊斯蘭。

卡巴星逝世,網上也出現許多幸災樂禍的文字。

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說,既然有人污蔑卡巴星身上,那麼,就可以污蔑哈倫丁。

正好相反,我堅決認為,任何攻擊,污蔑,或是幸災樂禍,不應該發生在卡巴星的逝世,也同樣 不應該出現在哈倫丁的逝世。

對逝者的尊重,是所有文化和文明的共識;政治歧見和宗教之分,這是無法逃避的事實,但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候。

利用死者來發洩情緒,或想從中攫取政治籌碼,絕對不是高尚的做法,那只會挑起人民之間的對立,造成社會更加分裂。

即使不認同哈倫丁的政治立場,基於同情和尊重,我依然致以哀悼之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