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於啟齒的廁所

筆下真情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詹雪梅砂州新聞編輯

拉越旅遊、藝術及文化部長拿督阿瑪邦佐哈里本周一,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大談古晉國際機場的廁所。把廁所很當回事,在正式場合上說廁所不乾淨、設施欠佳……這會不會太失禮?讓本地人上一次,噁心一次的廁所,若也讓外地旅客一下飛機便立馬體驗,那更是大大的失禮。

關於廁所,不必說太多,點到為止,就很能發揮想像。但是關於廁所,若不具體描述,總難泄心頭之惡。且不細談男女廁數量比例嚴重失調的問題(男性如廁時間較短,女性較長,可往往公眾場合的男女廁數量相同,所以女廁總是大排長龍。男人上個廁所輕輕鬆鬆,女人上個廁所要歷經心理和身理的考驗),而暫且先談談廁所質量。

第五屆詩巫國際舞蹈節,上周在詩巫民眾會堂進行了三個晚上的舞蹈晚會。晚會進行時觀眾不得隨意進出,包括如廁,大家須安坐靜賞舞台上來自各國各地的舞者演出,直到長達15分鐘的中場休息時段。此時場內燈光亮起,觀眾站起,集體往廁所移動。

詩巫民眾會堂的廁所在二樓,男女各一側。男廁“訪客"快速進出自如,女廁“訪客" 隊伍蜿蜒到廁所門外,緩緩前進。女廁空間狹窄,好像只有三四個隔間,隔間裡沒有可供女客們掛或放手提包的掛鉤或置物架,地上濕漉漉。要心無旁騖,手若無物地如廁,很考功夫。

“來匆匆,去沖沖"是如廁最基本的動作,但在這樣的廁所裡,量你有再強的衛生意識,有再大的勇氣,卻也沒有抽水的膽。因為踏進廁所那一刻,馬桶已是滿滿一桶水,衛生紙漂浮其中,要閉起眼,屏住呼吸才能壓抑心中恐懼,解救快爆裂的膀胱。膀胱獲救後,那一桶高漲污水沒有下降趨勢,一旦按下抽水鍵,必是一場駭人浩劫。漫長等待後的解放,是劫後餘生。

經歷馬桶之劫的,除了有心理淮備卻仍無法接受的詩巫本地人之外,還有沒有心理淮備,嚇得臉青唇白,全身發麻,頻想作嘔的外地觀眾及參與舞蹈節的外國舞者。作為主人,如此廁所,何其失禮!

詩巫民眾會堂廁所是詩巫的廁所的代表嗎?詩巫公廁未必都這麼可怕、驚恐,我們也有很乾淨、通風、明亮的公廁。可是許多外地舞者和觀眾們到訪的“詩巫第一廁",並令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應該是民眾會堂那險象環生的女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